作為一個沒有讀者的作者~部落格與書寫的意義


沒有讀者的作者,
並沒有資格冠上生產者的名號,
比起自慰而言,
差異只在於有留下斑駁的精液軌跡,
在絕望的時刻,
可以回首自己是怎樣度過一個又一個的絕望,
來到目前這個絕望。

我以前看線上雜誌竟然還會寫心得

Howard Schultz Has a Radical Plan for Starbucks—And America

這大概是唯一比手淫更偉大一點的視角。

PIKOTARO – PPAP (Pen Pineapple Apple Pen) (Long Version) [Official Video]

Picachu – PPAP

Advertisements

原父的身影 ~ 存在和土地的分離


佛洛依德的圖騰與禁忌毫無疑問的是近代最經典的小說,
在齊克果表明自己是”那一個人”之後,
在尼采宣告上帝之死以後,
而家庭儼然取代了上帝(佛祖,或是其他。。。)
成了統治階級的神主牌位。

不變的是,
所有現實的存有(being)不斷的被掏空,
曾經是以主之名,
過渡到以父之名,
到現在變成了以不存在的下一代(未來)之名。

稅金變成了廣告費,
饑寒交迫的節約僅僅為了統治階級的精子和他的再生產。

 

 

我戒毒,妹妹卻因毒而死:5個少年染毒的故事


阿捷幾年前找回失散多年的妹妹,「找到時,她已經結婚了,懷孕了,也染毒了,跟她講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Source: 我戒毒,妹妹卻因毒而死:5個少年染毒的故事

大安森林公園的蒼蠅妹妹,
養成了吃飯的壞習慣,
我要他進行光合作用,
看看身邊的大樹和小草,
多麼自在,多麼逍遙。

她怎麼樣也不聽,
這幾天失溫凍死了,
也不肯去注射葉綠體疫苗,
正義聯盟還送他一根釣竿,

可是難道沒有任何人想到,
天龍國之內沒有魚了嘛?

就算有魚,
哪裡來的火來烤魚?

那樣的死亡,
不正是本島最美的風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