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外來人口的法律地位


You are terrified of your own children, since they are natives in a world where you will always be immigrants. Because you fear them, you entrust your bureaucracies with the parental responsibilities you are too cowardly to confront yourselves. via~         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 你信奉著:「你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同時痛恨除了你自己以外的手去碰到你的小孩、你的上帝。 所以你也同時信奉著:『你不要摸我孩子的臉。』 憑著我沒有讀過幾本書的半殘腦袋, 之所以會有不可觸碰的禁忌, … Continue reading 兒童、外來人口的法律地位

「你連門都沒有,怎娶我?」


「你連門都沒有,怎麼娶我?」   我無言以對, 雖然這並不是在什麼正經的文章上所看到的, 但是理智卻莫名其妙強佔了所有的思緒。 是的,這個島嶼上, 究竟有多少個男人連個門都沒有, 沒有容身之地方, 繁殖的本身又被定義成必須遮遮掩掩的, 傷風敗俗而且違法亂紀, 見不得人的髒東西。 因為連門都沒有, 這個島嶼上的豬眾的眼光, 導致了『交配』沒有發生的空間, 於是這個島嶼的豬眾後繼無人, 一切合法又合理。

照片。沒有牆的妓院


第十三章 照片:無牆妓院   如果真的如麥克魯漢所描述的, 媒介就是內容, 瀏覽照片的本質就雷同於逛窯子。 因而蒐集了整個現代化全部資本的偉大成就, 就是那隨手可得的花名冊和尋芳圖, 有人可以滿心歡喜的按圖索驥, 因此有人無法忍受全世界開放卻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 神聖之人,自己殺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