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ipv4.google.com/sorry/index?continue=https://www.google.com.tw/search%3Fclient%3Dms-android-samsung%26biw%3D360%26bih%3D285%26ei%3DC_LSWNfgEMKW0gTr9bTYCA%26q%3Danyview%2Bsite%253Acoolapk.com%26oq%3Danyview%2Bsite%253Acoolapk.com%26gs_l%3Dmobile-gws-serp.3…10761.21376.0.21846.18.18.0.0.0.0.137.1200.15j2.17.0….0…1c.1j4.64.mobile-gws-serp..1.1.105…33i160k1.Xn75LFwiEiI&q=EgQxnyihGOLky8YFIhkA8aeDS3VmaBgwlxcDN5J_iNdjQFMEh33uMgNyY24

無屋者違法


「遇到蒼蠅侵擾,應該笑著說,我有那麼像游民啊?」
所以,沒有低能到去「安心成家」,但也應該買一套漂亮的西裝。

過於筆挺的西裝是這個島嶼上的盔甲,是現代化的「紫龍龍之盾」,是招搖過市的「霊光鏡反衝」,是用制服對抗制服的「これぞ奥義 千日颮鏡」,是告別式的標準裝備,作為哀悼「人權」的死去,以及告別「憲法第七條」。

第七條

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不合法的困難


島嶼上,唯一可以合情合法的騎著摩托車繞行全城,又能不違反環境保護的人士的信仰,出現頻率越高,那些教眾的呼吸也就更加順暢。

直到口臭汙染防冶條例施行的那天,手機將關閉好禮,尤其是坐在轎車這種密閉空間,更是不法分子,排放口臭的最佳環境。

為了避免三手口臭上造成運將的職業傷害,篩檢比例暫定爲百分之三十,在保護健康之餘,又不會妨礙奴工去拼房租。

湯姆克隆此時突然出來說話,貴島不愧是矽谷的島嶼,像我執政的時候,比拉夫人犯罪率減少至0。

因為死人沒有犯罪的可能,那些罪惡通通歸由我兒子來承擔。

沒有名子的作者


如今,
大多數的狀況、
大多數的台灣人,
能夠拿著一張健保卡,
自由就醫,獲得一定程度的照護資源。

我不是人

via 公醫時代: 《公醫時代》找回醫療的公共性

經濟福音超譯


  1. 🐒:希望房價不再漲,不急跌

🔱:睡馬路的請繼續睡馬路,投票豬眾訂購的正義還在船上。

  1.   🐒:三億救觀光。

🔱:21世紀資本論表示,所得稅收到百分之一百也沒有用。

  1. 🐒:三代健保將採用家戶總所得。

🔱:四代採用鄰里計費。

    關於「無本職兼任講師」的消失


    關於「無本職兼任講師」即將在本島大學中消失,您的看法是?

    1. 電子佈告欄:即使去年收入獲利已達1.8億元,小島資方實在貪婪。
    2. 資本家:區區幾百萬,並不放在本人眼中,教育是良心事業,本島別號矽谷,官方語言是咒文,為了學生的未來,我不得不忍痛,適者生存,程序猿留下,非猿者請離開。
    3. 咒語技術部:本部預計投入數十億的經費,來研發更多的愛與和平,無人即是和平。bot不會「尿尿」,真正環保,恰恰是本島島主的意思,2020無屎尿的家。

      AI自我研究的大學


      「研究型大學」這個名稱蠻氣派的,就如同「魔界學園」一樣,語言的往往侷限並且型塑了我們對於生活世界的理解。

      在本島的未成年聖童,對於整個生活世界的了解,幾乎是等同於「康德的先驗」,如果依據沙特在「存在與虛無」的主張來檢視的話,實在難以將其判定為「存在」,因為『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已使其不可能存在。

      不曾經歷卻又能理解的,只能說是「先驗」,在「先驗」的土地上研究,代表作就是「邁向奴役之路」。

      不存在任何超越的可能。

      包租代管


      島嶼「創意」量產規格書


      OQC ver 1.68989

      隱私的製造,剝奪與銷售


      他們指著我說,因為把我當人看待,
      身而為人,上天和法律給了我不少的權利。

      我只看到了符號的製造與破壞,
      有隻我看不到的手在後面覆雨與翻雲。

      他説成住壞空是最自然的理所當然,他最喜歡操作各種怪手,
      製造出堆積如山的洋樓,才剛剛建築了一堆,
      緊接著他用他的馬眼判定這些堆砌物有可能崩裂,
      於是他不得不在其崩裂之前,努力的將其摧毁破壞。

      他說他工作好辛苦,所以牛豬馬羊全部都是他的報酬。

      「應該的,您辛苦了」
      我請他慢用,
      「君子遠庖廚,男人靠近小孩不是意圖性侵就是企圖綁架,不然呢 ?」

       

      screencapture-get-google-spaces-1489230563408

      膜拜偶像的宗教


      該教利用福音本質的多義性,已成功的用「工作」取代「禮拜」,「經濟」取代「天國」,用「遮羞性定期匯款」取代了「盼望」。

      佔了茅坑卻不拉屎,整天在茅坑卻還可以面不改色的領錢。

      終於悲哀的上學去


      下面這句話,足以代表當代主流的理性觀念跟生活哲學。

      We succeed in adulthood through collaboration. So why is collaboration in tests and exams called cheating?

      In an age of robots, schools are teaching our children to be redundant.

      明明知道機器人將吞噬不少人賴以維生的工作,而且明明知道專業化在本質上就是一種異化。

      在學校的階級遊戲之中,玩法恰恰與生活世界中的謀生能力對立。想要有飯吃,不得不仰賴那些「人類刻意標記出來一種差異」。

      天子的兒子就是未來的天子,天命所歸,君權神授,到人力資本。那些界線,一直是朱門得以酒肉臭的關鍵。

      在某個上限和下限之間的東西,才能夠作為量產品出貨,生物人的特奌,在取得畢業證書後,必然跟量産的人造人很接近。




      有權利,有救濟?


      沒有任何人有不得不做之義務,自然,沒有相對應的權利。

      島嶼上,個體的生活空間被壓縮至零,真空之中,沒有生長的可能性,小命都請「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了,肉身都沒有空間擺放了,還有比這個更基本的事情嗎?

      同林鳥,餓死,凍死或是信賴「疫苗」至死,從鄰居到管區,從活著的地方官到不知是否健在的土地公,沒有任何人有責任或是義務理會你們的哭泣或者敲門,要一直到你們決定了基因延續比那些局外人口中的“已經無教化之可能”來的重要。

      島嶼第一萬次的「Fight Club」開打,同林鳥中,自然有一個可以被整個系統感知,這本系統辨識的同時,權利才誕生。

      能等到大法官來拯救的,只有無比強大的無敵鐵金剛,也就是客體。
      主體需要的只是一個小小的棲所。

      終於悲哀的社會保險


      基本上保險有兩種,

      1. 自己選擇的
      2. 違反自主的

      但是保險的「正當性」卻是唯一的,因為三不五時就有倒霉的人,莫名其妙的被正義的光劍刺中,天道不仁慈,但是多數人對自己異常仁慈,大家都有可能中標,那我們能做的就是中標的損害降低。

      中標即出險。

      自找的保險,就是資本市場中,作為至高無上,硬挺無比的他者。

      出險了,可能有張草蓆,至少不算曝屍。也可能有無微不至的御用醫療團隊。

      不管你覺得值得不值得,雖然你的目的恰如立法者之精神,也恰恰如保單的設計,稅款減免始終是這場大劇至始至終的唯一角色。

      什麽都能演,就是絕不能演到「雨天収傘」。

      而全社會共謀的社會保險,更要使暴力謀財看似出師有名,「最低適足」因此被製造出來。

      「最低適足」就像醫生以康復之期票,要求某人花錢住院,總得先準備一個,可以吃飯睡覺的地方,至少要比豬圈大。

      但是處在環境保護意識形態之下,在節約資源的恐怖主義之中,一旦不幸中標,最需要全社會資源的「不適者」,跟本沒有能力進醫院。

      不然就是精神力量要強大無比,抱持老子就是要吃霸王餐,才能走進去。

      至於是不是能夠出來,完全沒有人知道答案。

      由空屋組成的島嶼


      聖上說:只要肯做牛,就不愁吃穿,數一下毛毛蟲,沒多久,景氣必然會循環,精誠所至,google 和amazon目前擁有的各種雲,兩三個人,兩三個月,我們也能有。

      因為我們只用了39秒,本島就有矽谷了,想必雲也不是太難,只是聖上難的糊塗,有了矽谷,北北基加上竹科,我們已經不下加州,辦公室和剪綵,用不到一天。

      而且我們homeless數量比例,也不會輸吧,加州的要素我們都有了阿。

      只怪正氣過於滿溢,四周的謀臣都金光閃閃,正義的瑞氣都是千條起算,細節難免忽略了,甚至水都被蒸發光光。

      但是,我想這個島嶼上,稍微有看過電視或看過facebook的人,很難沒有發现,聖人之所以爲聖,絕對有它的道理。

      聖上是多麼的高瞻遠矚,那些已經遠去的哲人,也想到你要愛你的鄰居,最重要的永遠是下一餐,我們家的皇帝絕對不會這樣。

      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等你,沒有工作可能要去睡路邊的,聖上是多麼的用心良苦。

      就在你快要淪落街頭的時候,還願意,伸出手來,幫你保管你身上最後一點的現金。

      萬一你不小心活超過65,每個月還能領個三五千塊。

      那是幫我保管,不是落井下石,然後本島就有更多漂亮的房子,我們就有更多漂亮的房子可以看。

      而那些沒有地方可以住的人,也因為越來越多的人變成了他們,也比較不孤單,自然比較不會產生心理疾病。

      聖上思維總是高人一等,異常清楚,沒有被老外的「知識經濟」,的偽科學所蒙蔽,大家應該很清楚,書生往往手無縛雞之力,自己的高潮都要別人來拯救。

      現在不升學者,才能夠拿到了獎金,因為我說雇主為什麼也有?

      懂得拔草測風向呀,都說打手槍都沒有辦法了,他們那麼聰明,小小獎勵,絲毫不過分阿。

      本島吃了很多消血脂之藥,美國最新的研究,膽固醇已非昔日之膽固醇,連這都不知道,神仙難救無命客。

      幽靈的空間


      之所以必須敵視當權者倡導的任何活動,因為她們把所有自然存在的東西詮釋成為被佔有的東西

      不管是被你佔有或是被我佔有,已經不存在任何事物是對原生物所開放,即使是垃圾也必須放入被指定的容器之中,在被指定的地點和時間,依循被指定的方式和步驟,才能不自然的離開。

      所有號稱自然的東西早已經不復自然

      空氣經由各種去權威單位用著不同的方式取樣,然後檢查。

      接著透過幽靈的媒介,有如孢子般的散播出去,在各地生根,大大小小的黴菌部落。

      黴菌重複著權威的法號,訴說著被指標化的數據,例如:這是島嶼北方的空氣,數值為ph7.007。

      於是當權者依據數據,做出回應,獎勵投資黴菌或是消滅黴菌。

      於是無論踹普或是其對立物,我們根本不需要,也都不為自然,但是我們必須要選擇殺死正義或是其對立物,我們才得以生活下去,或是殺死自己。

      10 雙修


      島嶼薪資的計算方式(節錄)全年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

      1. 全年平均每月總薪資。
      2. 實質經常性薪資。
      3. 實質總薪資。
      4. 以(以xxxx年價格為基期)

      島嶼勞工的分類(節錄)

      1. 產業外勞
      2. 部分工時
      3. 全時員工
      4. 全體受僱者

      拼經濟的365種方式,其中之二:

      1. 米蒂:
      • 把工作機會從⬛⬛⬛和◆◆帶回來。
      • 製造業回歸。
      1. 島嶼
      • 把現有工作和其人,送到島嶼最南端以南。
      • 回程順便從◀◀和▽▽以及⚪⚪還有◇◇帶工人回來。
      • 禁燒符咒,迎接符碼。

      因此,我們學會了寫日記的重要性,
      四年之後再來加加減減,?
      或是放棄”無足輕重的一票”比較乾脆。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2617_015920_am

       

      誰殺死了臥房


      先從來自PTT的文章開始,

      1. [心情] 看似無解的房事
      2. [求助] 快離婚的模範夫妻

      加上後面五花八門的回文以及推文,你看完了有什麼感覺?

      這是一夫一妻制度下,難以避免的副作用?總有少數必須犧牲。

      或者可以套用「適者生存」,不適合者請滾,茅坑沒有人拉屎, 罪該萬死,罪無可赦, 即使還沒有嚴重到筆需要與社會永遠隔離,最少也應該要保持著固定距離,越線就是犯罪。

      上面那段是最喜歡在年底共體時艱,在財報周卻無比亮眼的大資本家所喜愛。

      相對於企業的高階主管跟裡面的基層員工,互相比較的誰會先被公司踢出去。
      相對語音 大企業的戲有跟裡面的員工互相比較的誰會先被公司提出去。
      但是本島的真政治家可能喜歡另 一種處理方法,一個人被嫌棄屁股不夠光滑不夠翹, 屁股不夠翹的那一位,往往也反唇相譏笑,說是因為你的老二太小。

      政客就蓋了矽谷,預言十年之後,大雕魔人,將攜帶繼承自列祖列中的所有財產,踏上島嶼, 就像中了陷阱會是陷入流沙,再也不能離去。

      真的只能怪時間久了,就不好玩了嗎?

      為什麼完全不需要檢驗,就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這是我的需求?

      解放之名放出來的虛假符號, 為什麼變得那麼重要?

      國家住宅及都市更新中心設置條例 / 住宅租賃發展條例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再也明白不過的確立了我島嶼的正義典範,吃過的午餐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白費。

      再加上「使用者付費」,「不付錢者,天地不容,人生在世沒有尿尿的地方,死後也沒有任何葬身之地,連地獄都沒有空間。」

      請放心建設。

      Smart Sync 與政府職責


      Smart Sync 是 Dropbox Business 的功能之一,全文。。。

      空間的匱乏是當代的困窘之一,
      卻在近代的環保語言或是社會運動的議題中很被難看見,
      翻開報紙,
      預設的選項,綱舉目張的引誘著對現況不滿的你投入精力,
      選項五花八門,
      總有不只一個符合你的現況或式口味。

      例如現在運作中的空氣汙染議題,
      還被細分成南方和北方,
      但是語境中的邊界卻是模糊的,
      到底是古代的大江南北還是天龍國南北 ?

      又如語焉不詳,充滿曖昧同時邊界不鳴且浮動。

      1. 〖婚姻平權〗
      2. 〖年金改革〗
      3. 〖轉型正義〗
      4. 〖Equal Pay〗

       

      如果性別是社會建構的,後天的,
      那麼從新生兒的男女比例到平均壽命的女男差異,
      和種種保障名額的法律以及所謂的風序良俗,
      式什麼東西 ?

      對不明的未來都那麼關心了,
      更明顯的「  空間不足  」與「 空屋過剩 」卻屢屢缺席。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2217_062645_pm

       

       

       

       

      給 Giver 的信


       

      如果說年長的已婚的女性。
      會覺得有什麼不利益加諸在它們身上,
      與其歸咎男性,
      我總覺得歸因於少女時代比較合理。

      承受了 GIVER 過多的幫助,
      不得不滿溢,
      主觀的陳述疼痛,
      遠遠不如一刀兩斷的死亡,
      誰的不利益?

      ” 能做這樣的解釋,

       

       

      恐懼的源頭


      10項幸福建設,要使得人民在短時間就能有感,不管他叫什麼名字,也許可以叫他作為「愛台12建設」,到最後就算是負責執行的人,也壓根記不得那些咬文嚼字的咒語。

      我們有了太多太多的名字,那始終是一塊布,不管他的主人曾經是誰,我們衹能夠知道一件事,它的主人沒有回來,苦難不曾遠去。

      就像產官學一直大力宣傳青年創業,到處都是育成中心,四處都是Giver型態,上對下的給予和施捨。
      青創貸款的廣告, 很明顯的指向整個島嶼上的所有個體的無意識層面, 告訴所有大腦由社群網站所驅動的肉體,只要你還算青壯,資本家不給你工作, 你有心中還有一點點企圖,資本絕對不是障礙,隨時可以啟航。
      所以一事無成,原地踏步之人,自然是死得其所, 是無藥可救的愚蠢或是出生南方, 有可能是沒有呼吸過天龍國的空氣,所導致的悲慘命運。

      那具屍體是被解釋成為一種自然而然的結果,死的罪有應得, 重點從來不在死去的人,而是活著的人。活著的人必須說明,罪不在我。

      青年創業貸款中的青年,乃是名下已有事業,已經運行一段時間的青年。

      而且當你有老二,就必須面臨更嚴苛的篩選。

      無空間自然一事無成,當佔有了別人的空間,你的人生才算開始。
      沒有他人,
      不可能有地獄

      Hell is other people.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2117_010843_am

      環保-更多的環保-終於悲哀的環保語言


      1. 醫龍同學會理事長說:空氣是人類基本生存三要素中,最重要的一個。
      2. 不存在的城市城主:「老子本身也是毉尸,城堡裡面的尸躰健康,對我來說,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俺擔任城管後,馬上成立空氣污染防治委員會,找出問題提出解真空決方法。」
      3. 島嶼真空行動同學聚會會長:「不要讓底層的小孩肛生出來就容易生病,總忍不住了,容易死掉,輸在起跑點上。」

        政客特質(或技能),能多在乎未來的小孩,就有多關心那些現在並不存在的鬼怪。

        他叫我們,凝視未來的某個時間點,於是我的現在,統統被他占領。

        從來沒有政客關心過現在的小孩。

        從來沒有人,叫司機開車,只是司機司機必須吃飯。

        人為財死,沒有錯,未來的小孩子(現在的万應公)就是這樣的被製造出來。
        万應公不追求財富,它就能不成為万應公嗎?還是可以晚一點?很難說,階級井然有序,絕不容許你以下犯上。

        傅柯的嘆息


        每次看到/聽到有人面朝國王叫喊著他和他也該有插隊的能力,也要在差序格局被囚禁,他們越是得意,傅柯的面容也就越哀傷,因為他終於也進入了沙特所無法離去的所在。

        我進退兩難,因為我終於知所進退,在景觀園林之中,在人造大自然裡,所有動作都不再自然。

        我在我的墳前冷笑著所謂的「人為財死」這個永遠迴向自己的無解問題,

        整個島嶼拚了生命去保持加速度的平等,向上向下的命運,完成取決於天天連三拉三,精液淌乾的雙目之前。

        Charon 鐵達尼號出ㄌ


        wp-1487351958631.jpg

        • 米國矽穀公司有許多創意,
        • 有賴優質工程師實踐與實現,
        • 後續產品原型或服務,
        • 也需要在實際市場中進行測試。

        • 若要加速非例行,不是現行系統中的怪異活動。
        • 有賴非我足類的外來種。
        • 以及非本島的資本。
        • 同時本島土著要學習他們的商業模式

         



        1. 土著和外來種若是合作,
        2. 肛肛好互相補足對方的缺口。
        3. 達到雙贏的目標。


        • 引進不合群(=不民主=不服從多數即真理的民主精神),目無王法的意識形態(AKA. 創意)
        • 本島的城隍廟,和米国的煉獄,還有全世界所有曾經活著的,但是如今已經不是的合作。
        • 發展下一個時代的工業。
        • 本島所剩無幾的新生兒,他們的天堂(西方極樂世界),就是這裡。

        客戶要的是什麼 ?


        我有一個朋友外號叫「丫弟」,
        「丫弟」在五年多之前有弄過一個鋁門窗的網站,
        「丫弟」告訴過我,
        那個網站,幫他賺了不少錢,
        他還說,他只是把電話留在網路上面,
        客人的詢問電話就接聽不完,
        賺了不少錢。

        「丫弟」希望我幚他找一個會架設網站的人,
        於是我想到了什麽都會的「Andy哥哥」。

        Andy哥哥很有耐心的聽完了我說的故事,
        他笑笑的告訴我,
        只有政客才做那種射後不理的一次性生意,
        他説我是個朋友,
        他不能作這種事。

        我覺得莫名其妙,
        我問他是否知道所謂的有錢屌就大,
        文雅一點的口氣來說就是:消費者的權益。

        他告訴我說他是服務業,
        他當然懂得這個道理,
        絕對比我還懂。
        重點是,
        「丫弟」想要的不是網站,
        「丫弟」已經有了一個不算小的網站。
        而且他的聯絡電話從來都沒有換,
        有需要的人看到這個網站,
        就會用手機打電話給他。

        我很堅持的說,
        我就是要網站,
        叫他生一個網站給我。

        他回答,
        「你有想過為什麼那些錢多到爆的狗屎公司,不去架設重複的網站嗎?」
        「新站的帳號密碼在紙上」,

        同時他要我回去想一想,
        「丫弟」要的是什麽,
        為什麼那些大公司要買報紙版面,
        而不去架設多個網站,
        而且網站的成本趨近於0。

        他還要我回想一下,
        2010~2011,和現在比起來。
        臺灣和網路,發生了變化。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0917_072911_pm

         

        斷糧的神佛們


        減香減爐的政治經濟學:

        1. 缺點:拜拜失靈
        2. 優點:外國人更願意進廟

        若是他媽的心誠則霊,那麽教堂和總統府也就無異於其他空無一人的建築物。

        國旗,祖墳和遺骨,又如何有可能被侮辱,損壞,遺棄。

        本來以為「儀式」總會成為生活世界中,所有景觀的終點。

        如同就職宣誓和告別式,已經跟誓詞沒有關聯。

        於是LED代替光明燈,Facebook的分享代替了便當,建立個Page取代入土為安,
        Like取代香火,反而更加昌盛。

        早晚要死的人,自然也是相同的對待。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1517_011243_am

        我的所得替代完全獨立與你的凍死


        inequality, by definition, is zero sum.

        大法官本來應該處理「基本權」的問題,
        可是卻進步的太快,
        轉型成了處理財產稅務爭議的至高無上庭。

        因為任期屆滿,而必須要離去的你,
        就在快要靠近別離的時候,曾經表達過相似的嘆息。

        現在因為島嶼翻轉到了另外一面,你意外的再次回去。

        天庭依然埋首在語言遊戲裡,
        意圖在無數的,近似於小學生桌面劃線的爭執之中,
        擔任規矩的角色,
        意圖用模糊的字眼創造精確的區分準則。

        這筆錢是你的還是我的無比重要,
        至於天冷不穿衣,不進補,
        自然就是天擇(天擇即是島嶼豬眾之選擇)。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1117_125645_am

        環境保護戰士主義~從節約用紙(paperless)說起


        如果要找個最有可能會危害我們今天悲慘世界團體或是想法,
        沒有辦法言簡意賅的說給你聽,
        至少以我現在這種混亂的思考,
        以及無能力負擔垃圾食物的對價導致熱量的缺乏,
        冬天很冷,我在顫抖,
        所以我沒有體力梳理,
        把思緒濃縮成三言兩語,
        提綱切領的讓你在六秒或是三分鐘內閱讀完畢並且銘記在心,
        內化成妳的精神實踐綱領,
        轉化成反應式的精神咒甲,堡壘,護城河,
        一個足以活到當活之日的空間。

        但是時間滴答滴答滴的不斷催促著你趕快去獲得一些什麼東西,
        才插入你就急著射精不射精,
         或許是抗拒?),
        (或是力求表現?),
        (或許是壓抑快感的享用?),

        關於標題的無紙化,基本上不得不談到射精,
        關於paperless
        你知道的是這個paperless還是這一個 paperless ,
        故事開始,
        還是要從你認識了什麼開始說起。

        總該認識插入和被插入,
        所以不得不從這裡說起。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0917_072911_pm

         

        終於悲哀的「島嶼製造」


        教祖對著講臺下,怎麼數也是數不清的信眾,字字鏗鏘有力,比致死的子彈更為有力。

        槍枝作為殺人的兇器,就算百步穿楊,例不虛發,甚至有時可以一石二鳥,一箭三雕,但是具有指向性的,必定侷限於其所指向。

        但是「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古老幽靈一直都在。

        在信仰上帝的地方,他就是天堂,在信仰知識的所在,他就是無涯的學海,駕駛著所謂「要怎麽收獲,先那麼栽」的意識形態,向我們奔馳而來。

        「為了迎接天網時代的到來,在機器奴役我們的下一代之前,我們要先自我奴役」

        「適應者恆生存。」

        「抗體來自於已經痊癒的感染。

        教祖的話語無法涵蓋整個島嶼,但是他人的目光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