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工與專業的時代


專業,如果是指一技之長,或是在某個領域有傑出表現, 這種具有稀少性的能力, 我們沒有辦法知道能力的來源。

一旦有需要的時候, 因為就是「只有一家,別無分號」, 換算成沒有任何特色的平庸貨幣, 就是可以要求更多的貨幣,具有合理性。

但是由國土內唯一能合法行使暴力的機構所指定的「某某」, 同時用暴力確保除了某某,無人可以做同樣的事情, 這種東西跟專業與分工合作,絲毫沒有任何關係。

以上是針對自然人而言,如果是法人的話,那就是一種永遠未成年的概念。

你所擁有的是免死金牌, 是殘障車位的停車證, 是無上限的黑卡,這些東西都與生產與和專業早已分道揚鑣。

質消融於量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146864

曾經是島嶼上的人們賴以維生的言語,
跟其他語言比起來,
的確沒有特別了不起的地方,

面對偉大的政府和鈔票,
犧牲小我絕對是個正義

但那畢竟曾經是爺爺點著的火,
再由父親母親交到了我們手上。

借用已經模糊的哲學說法,
就任何生命或個體來說,
存在就是正確。

那些大聲疾呼人類已經由存在向佔有墮落的先人,
早已往生了三五十年,

現在所謂的生存,
早已經不只是佔有,
而是由佔有墮落到無所不用其極地顯現。

如果少數人的言語因為不同於多數人的言語,
便被直覺地掛上了,
“可能”阻礙多數人的政治經濟,
而必須從地表蒸發。

那麼這個島嶼以及筆劃太多的字體,
哪天被送到集中營火化,
或是被用更現代原子彈來徹底的清洗,
也是剛好而已,
少數服從多數,
這句話在這島嶼永遠無敵。

變成了甲蟲,人間蒸發無比合理。

https://www.ptt.cc/bbs/book/M.1527503825.A.1CB.html
20180309_1015231599593263.jpg

 

上課/看電視的差異


基本上看電視和看老師上課,

並沒有兩樣。

youtube與pornhub也沒有差異。

不管你打從心裡膜拜或鄙視,

都沒有對話的可能,

尤其是神聖的義務教育時期。

累計十八年的,無數看法,

換來一張選票。

面對著整個世界的複雜性,

衹能被壓縮成執政黨與反對黨。

他們的外號是一樣的,

統治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