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外來人口的法律地位


You are terrified of your own children, since they are natives in a world where you will always be immigrants. Because you fear them, you entrust your bureaucracies with the parental responsibilities you are too cowardly to confront yourselves.

via~         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

你信奉著:「你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同時痛恨除了你自己以外的手去碰到你的小孩、你的上帝。
所以你也同時信奉著:『你不要摸我孩子的臉。』

憑著我沒有讀過幾本書的半殘腦袋,
之所以會有不可觸碰的禁忌,
通常的原因不外乎太過神聖的,或者是神聖的對立面。
你看起來眉清目秀,一表人才,
可是言語之中,總是前後文斷裂,
也可能是這島嶼抽煙以及燒香拜佛的人越來越少,
空氣中少了什麼,
以致於我們的對話中,
訊息如同精蟲一樣的不斷喪失。

說不定是我的腦神經有如保險絲一般的斷裂,
所以我才不能明白你言語中那種斬釘截鐵般的超驗邏輯。

原諒我已經說了國語,卻
沒有辦法想到任何的東西來幫你承上啟下,
修補其中的衝突和矛盾。

你時常批評這座島嶼和這個時代道德淪喪,
黃鐘毀棄、瓦釜雷鳴,
原因是你家附近那座香火還算鼎盛的廟宇一燃燒著紙錢,
你爺爺和你爹爹最愛的地方之一。

看著大樓管委會作出來的決議,
你冷冷的說他比不上喪屍或是蒼蠅的決策。

但是你又偏愛著平等和正義,
同時又歌頌者因為有了民主和法治
所以本島豬眾的生活水準站在歷史的頂點。

看不慣年輕的晚輩,走路跟吃飯的樣子,
同時又膜拜著文憑以及教育和它所衍生出來的東西。

說不定你的小孩是彌賽亞,
這是我唯一想得到,
可以作為解釋的理由。

前面EFF.org的那篇文章中,
小孩受到合法的歧視近似於移民,
成年之後,
等著他的只有合法的十字架。

2018-08-20_20-07-07

「你連門都沒有,怎娶我?」


「你連門都沒有,怎麼娶我?」


 

我無言以對,
雖然這並不是在什麼正經的文章上所看到的,
但是理智卻莫名其妙強佔了所有的思緒。

是的,這個島嶼上,
究竟有多少個男人連個門都沒有,
沒有容身之地方,
繁殖的本身又被定義成必須遮遮掩掩的,
傷風敗俗而且違法亂紀,
見不得人的髒東西。

因為連門都沒有,
這個島嶼上的豬眾的眼光,
導致了『交配』沒有發生的空間,
於是這個島嶼的豬眾後繼無人,
一切合法又合理。

9421686276_eee6f48d93_o.jpg

照片。沒有牆的妓院


第十三章 照片:無牆妓院

 


如果真的如麥克魯漢所描述的,
媒介就是內容,
瀏覽照片的本質就雷同於逛窯子。

因而蒐集了整個現代化全部資本的偉大成就,
就是那隨手可得的花名冊和尋芳圖,
有人可以滿心歡喜的按圖索驥,
因此有人無法忍受全世界開放卻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

神聖之人,自己殺死自己。

螢幕擷取畫面_102817_034249_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