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龍人、鄉下人,有黑有白有男有女,但是沒有”人”


如此一來,工人若想行使罷工權時,可以不必因為養家活口的壓力而屈服於資本家,若資本家需要勞動力時則必須提供合理的薪資來留住勞動力。

Source: 民族國家之於新自由資本主義,有如愛情之於貨幣?: 我所知太陽花的二、三事(318週年系列5之4) | guavanthropology.tw 芭樂人類學

稅金會拿去蓋電梯,使方便那些終生不可能夜宿街頭的官人們,
卻無視於台北車站外圍,
一圈又一圈搶位置的無產階級。

罷工的人依然有飯吃,
但是被囚禁在學校裡的兒子,
很快理解了沒有雞雞的太監不算殘廢,
沒有手機,
全身都被fb和line所建立的玻璃帷幕所包圍。
永遠不能知道,
在高中時代,
看片打槍是麼什麼樣的感覺。

未來無比安定,
有如爸爸和爺爺一樣安定,
爸爸在家裡什麼地方也不能去,
就如同爺爺被燒成灰一樣。

姊姊很早就明白了被拋擲在這裡,
想要在夏天晚上吹冷氣就必張開大腿,
而那些付錢出來吹冷氣的色鬼根本不色,
他們之所以宛如被強迫一般的周周報到,
單純只因為年幼時被限制。

自由的關鍵,
只在於你有沒有悠遊卡。

Advertisements

關於受害者與兇手


   “自從20世紀70年代,我一直在擴展美國社會中誰是真正受害者的觀點。我一直將焦點集中在窮人和黑人的苦難上。事實上,依靠工資養活自己和家人的每個人,如果沒有通過擁有巨額財產而擁有的獨立收入來源都是美國的潛在受害者。”(4)

將統治精英之外的每個人都視為潛在受害者的主題說明,受害者遠非例外的體驗,而是已經成為美國文化現實的組成部分。

周凡:正义批判的增补及其不满(上)

 
但我们还是必须对那些挺立于理论孤岛之上高举抵抗大旗的智识英雄表示敬意。这其中最不寻常的人物是两个美国学者——罗伯特•塔克尔和艾伦•伍德——他们分别在罗尔斯的《正义论》之前和之后,以马克思的名义发动了阻击正义的战斗。

   在塔克尔《马克思的哲学与神话》(1961)出版21年之后,在伍德的《马克思对正义的批判》(1972)发表十周年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