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2) 霸刀、安妮、柳相士


我夜衝了兩次民雄
三年前和五年前

五年前的那次
某個失眠的夜晚
眼看已經四點多

夏天

天都要亮了
沒有事情可以做
於是看了看火車時刻表

嘟嘟~~~

騎虎南下 夜行列車

只因有一件事情我很想知道

算過去奇準 想必大家都知道
他說我家有三個小孩
(我也是偷看我爸的日記才知道我媽有小產過)

奇準 未來不知
付錢 拿錄音帶走人

過程還有幫相士點香 量血壓 換毛巾 不多說

===

那時
我的工作已在龜山

這次我有了一個女同事當伴
中途點
中部鄉下老家過夜

這是第一次我帶女生回家
也應該是最後一次
睡同一張床

(中略伍佰字)

騎虎南下 夜行電車

我有我的困惑 他有他的迷惘

我依例恭敬的等相士起身 灌洗

當相士問我來自哪 ? 何時生 ?

我恭敬的回答之後

相士"算過了,就不要再算了"

苦於言詞的我不知如何應答

好在我同事,有借物少女的堅強,

“沒有啦 !! 沒有要重算啦 !!!"

“只是想確認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借物少女盧小了 七七四十九句

相士終於回答:你問的,在那一年會發生,你會越來越往北邊生活

我卸不下重擔

當借物少女也錄完了音(他的一生)

一出相士居 風雨滿民雄

我們全身濕

由於我住的地方離桃園或車站近

我就跟借物少女提到

下雨天 您就先歇著 明天再走吧

(中略五萬字)

借物少女已成人妻已有小孩

而我OO歲前不成霸刀,終生無望

===

他很準 也希望他還健在

發完這篇 我又想千里迢迢的去問

霸刀

你說過的霸刀呢 ???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