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2) 起源


我的苦悶人生的了解和性是苦悶的出口之一的了解,
來自大約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
如果是二十年過去的現在,情形一定大不相同。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
有去國中課輔的搬上當導師,
那時候幾個坐在後排的男生,
課堅休息時候,暢談哪個牌子的保險套好用,
哪個屄有吃藥,所以連保險套都可以不必用時候。

默默擦著黑板,不知道該用後生可畏,還是年輕真好。
能知道的,就是我很羨慕,年紀小小,
就能做些適合年紀小時才能做的事。

就像我,
永遠也不會知道,穿著高中制服,
在下課十分鐘,往頂樓的樓梯間,
和高中女生愛撫是什麼樣的感覺了。

原生家庭把我和『慾』封印,
深信解印之後可以榮華富貴,

結果並不是那樣的,
封印過後『慾』再放了出來,
已經不是高中生,那種『慾』了,
那種,簡單專一,插進去射出來,
射出來以後,
就像退潮,人也就如同滋潤過後,
潮溼微軟而平靜的沙灘,
等著『慾』慢慢長大,大到海洋再也承受不住了,
奔騰的精子就往子宮裡衝,

如同主所說的,奔騰的精流如果不因循屄的渠道,
『慾』就會慢慢變成奇怪的東西。

像我現在就困在街和不確定的牆之中,
由『慾』及化火而形成,
有點像轉移的癌細胞,
終究會同歸於盡,有人愉快的共存很久,
有人痛苦很久。

這些都是沒辦法的事情喔 !!!

我曾在團契時問謎男,謎男笑笑,
有點像孫思邈看到病入膏肓的患者的主訴,
連脈都不想把了,
望而知之謂之神啊 !!

那晚團契她一直關心著雙胞胎姊妹的胖姊,
助禱一副我是你的竿,你的杖那樣,
有我在你胖姊身旁,
你必不怕受害。

散會

我看到胖姊一個人落寞的回家,
我繞道屋後小徑,
平常會和謎男短短談談近況的黑暗角落,
我隱約可以聽到歡愉的聲音,而不是客套的呻吟,
瘦妹面向牆,手撐著滿是灰塵的磁磚,
金色的長髮在夏夜晚風中飄散擺盪,
謎男扶著她的腰,
臀部也前後的擺盪著,

我雖然有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安慰是吧 ?!

我轉頭奔向胖姊 ………

「胖姊,等我一下 …..」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