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3) 補習班


那個時代,
學生們在學校打卡上課下課,
下課之後就到名為補習班的俱樂部,
月費就是拿父母省吃儉用的血汗錢來交。

第一年進補習班的那個夏天,
鄰座是個瘦瘦的,白皙的清秀女孩,
那個時代還不流行染髮,
那個年紀不會也不容許,
也沒有現在香氣四溢的洗髮精和沐浴乳。

自然,青春無敵的滑膩肌膚成了重點。

鄰座女孩的頭髮約耳下十公分,
即使俱樂部的冷氣再強,
我都堅持只穿短袖,不加點薄外套什麼的,
手肘抄筆記的時候,
外彎的弧度比在學校上課時略大一些,
恰好隱晦的接觸到鄰座女孩的雪白手肘。

『慾』似乎很滿意這樣的出口,
上課時我總是能保持神馳的狀態,
那也是我約十五年做在台下上課的歲月中,
唯一有印象沒有打過瞌睡或分神的美好時光。

鄰座的女孩頁似乎接受而享受這樣的交流,
即時俱樂部裡的人八成都套上長袖外套,
我們還是依然短袖,
有時我會想我這樣是不是妨礙了他的上課,
藉著換紅筆畫重點時,
中斷這樣的輕觸關係,
而總是剛好,鄰座的女孩也會恰好喝水什麼的,
姿勢變動完後,鄰座女孩的手又輕貼在在我的手肘上。

印象中那是暑期班,
也就是『慾』和我和平相處了兩個月,
開學後重新畫位,
我的鄰座不再是女孩,
我上課時在也無法保持神馳的狀態,
時而昏睡,時而神遊物外。

『慾』像誤闖房間的蒼蠅一樣,
在我的身體裡沒有規律沒有理由的撞擊著,
躁與煩,
和找不到出口的苦。

現在擁有對鄰座女孩的最後印象,
是秋季班開始之後的兩三個禮拜,
課間休息時,我和同學佇立在走道交談,
鄰座的女孩恰好經過,
她微笑舉起了我曾經很熟悉的她的左手跟我說「嗨」。

父親 !
母親 !
禮教的封印 !

我竟別過頭去,繼續和同學交談,假裝我並沒有聽見。
女孩很直率的喃喃,
「要裝不認識就不認識好了。」

幾週過後,我就再也沒有看過鄰座的女孩。

在我追胖姊的同時,我不知道為何想起補習的往事,
至於胖姊,她有停下來等我,
她看到了我,幽幽地說:
「你知道嘛 ? 人在遇到壓力的時候,會自然而然的想讓自己更強壯喔!」
「這個時候,連吸入的氧氣,都會經過我忘了名子的 Cycle。」
「用脂肪的形態儲存下來,人體能堆積最高能量的形態累積下來。」
「曾經我和妹是相同型態瘦瘦的,但是想贏的壓力,讓身體自然的堆積起能量」

胖姊頓了一下,眼眶泛紅,

「能量反而變成我揮之不去的沈重壓力,像寄生蟲一樣!」
「滋長、交配、增生,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胖姊的淚流出了眼眶,是無聲的哭,不是有聲的泣。

「親我一下,好不好?我需要感覺存在和被需要。」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胖姊一步向前,
雄偉的雙峰就再我的胸前。

我 ……………..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