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9) 九把刀 喜歡


我曾經問過九把刀為什麼會喜歡上那個女孩,

他回答說:
『我是因為喜歡上佳佳,才進而去欣賞她的某些特質,
不是因為先設定了某些特質,才在認識的女生當中去篩選出佳佳。
這是有先後順序的問題喔!』

當年我十分認同這樣的說法,
可是後來,仔細想想,
曾經喜歡過的女孩,都能分析出幾個類似的特質,
小小的肩膀,
小小的瓜子臉,
合宜的味道。

並不是因為喜歡誰而進而去喜歡上某些特殊的形態,
而是喜歡的女孩和喜歡的形態,
都是交互錯雜在一起的,
就如同走在路上就是有些人可以捉住你的眼光,
那些人總是可以歸類出某幾個相似的特質,
貼身的衣服,細細的腰,
長長的頭髮,挑染合宜而不誇張的金黃色。

眼睛熱切注視的落點。

人二雄的《有些話,不知如何跟你說》
裡面提到16歲男人和36歲男人看女人的差別,

『16歲時看到的美,真是單純。
對36歲的男人,字寫的漂亮還不如眉毛畫得好。』

『16歲的我總是儘可能的從女生的身上找到寶藏,
而她的臉就是我的wonderland,她的眼睛是北斗星。

但這麼多年下來的訓練,我看一個女孩子,很少再從眼睛開始看起,
我看身材、看打扮,看有沒有散發出sex appeal,
只有一張漂亮的臉,已經無法應付貪心的36歲男人……』

當年我和九把刀都沒有想到有天我們年齡會超過三十歲,
更想不到,所謂愛和喜歡,會隨著年齡而有不同的定義。

我想說的是,這麼多年過後,我看女孩還是從眼睛看起,
先看眼睛是不是像星星,
閃耀當中還要帶著狐媚的笑意。

就像花神的眼睛那樣。

曾經在街頭或是什麼樣的場合遇到有著類似的眼神的女孩,
可惜已經不是那時候在青青校園,
時間總過的太慢的學生時代,
很難有時間慢慢的認識。

沒能在極短的時間打到火熱,
就只能在這步調過於迅速的城市成為彼此的過客。

有段時間,
我坐在花神的正後方。

說真的,那時候,除了眼睛和臉,
並沒有任何關於的性的吸引力的存在,
那種喜歡就真的只是喜歡,
想見到的那種喜歡,
想跟她說話的那種喜歡,
所有的互動,完全不涉及『慾』和其宣洩的可能性。

和花神交換考卷改是有趣的,
除了她的字體娟秀漂亮到一種可稱為藝術的層次,
另外的是,
我總因為喜歡或是自以為義氣這樣的想法,
要把分數調到不會被老師發現有作弊,
也不致於因為分數太低淪為被處罰的對象。

不過,花神是不在意的,
她總以射手的驕傲,自傲的活著,
她的容貌和聲音也足以讓他自傲的活著。

我們曾經聊到以後要做什麼,
『我想做個妓女。』
我不確定她是認真或是開玩笑的說著。
『妓女也是靠自己的能力,服務人群,我不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好』

花神說的肯定,
不過那個封閉的時代,又是被拘禁在名為A段班的我們,
是不明白妓女到底要做些什麼樣的犧牲,
才能換取那樣的收入,
花神不確定知不知道,至少我肯定我當時並不知道。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