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15) Merry Christmas


聯考,
轉眼秋天,冬天,
我們變成了法律上所謂的成年人,
世界逐漸開展,但也開始變得更加孤獨,
不再有人強制我們什麼時間在哪個位置坐好,
不再有個固定的時間大家被半強迫的聚在走廊上,
講著類似而固定的東西。

起不起床都隨便你的日子,
每堂課座位周圍的人都不一樣的日子,
自由成了另外一種牆,
不確定的牆讓我覺得更加的無力,
偶而在大學自由的風裡,
我會想念起在成功嶺大專集訓被強迫什麼時候要吃什麼東西,
在大學裡,連吃什麼都是個煩惱,
有沒有人陪著一起吃也是。

部隊裡面,
鄰兵就是鄰兵,坐在你旁邊,睡在你旁邊,
吃飯也在你旁邊,
放棄自由之後,被人擺佈也是一種無腦的幸福,
沒有選擇的煩惱,因為沒有項目可供選擇。

穿制服時想奇裝異服,穿便服時想念制服的簡單幸福。

其實不就是個屄,抽動,然後射精。
在狹隘的個人範疇中,『慾』一定要有個出口,
在廣義的人類來看,射精在女體的屄裡是繁延種族所必須,
何必冠上愛情的名義,再加以歌頌其神聖且須專一,
然後在愛情的旗幟之下,才能媾和,
將陰莖放進去。

再年輕一點,連以相愛之名的交配也不被這社會所祝福接納,
師長們忽視或刻意忘記,也曾經為『慾』所苦的年輕歲月,
只因現在不再囚禁之內,於是就刻意鞏固囚籠,
並給個光明正大的理由,
美好的未來,幸福的生活,高的學歷和收入,過早的交配導至各種疾病。

無法滿足的慾望才是萬病的根源。

看似自由其實很苦悶的秋天,然後冬天,聖誕節,
謎男說要去東海舞會,
北輔仁,南東海,無論怎麼樣都要去喔 !!
就約了花神,然後在舞會之前,
先去好樂迪唱歌。

不過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約定的時間到了,花神卻不見蹤影,
那個時候我們都沒有手機這樣的東西,
於是等到無可奈何的時候,
謎男和我就先進包廂了,
在門口留下,R414,花神快來這類的字眼 ……..

當然,兩個男人深愛的女人沒來,
包廂內,等待的時間被期待無止盡的放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