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19) 保衛細胞


下了花神的車,
開始了盡我所能的暗示性對話,
已經是當時最大的能力了,
不斷的重複著,
你等一下要幹嘛?
要不要再去哪裡……之類的懦夫式邀約。

花神一邊跟我打哈哈,
一邊跟我都瞄向地上那對已過中年的男女,
流浪漢已經褪下了那路倒婦人的內褲,
某樣只曾聽說卻從未真的見過的東西展現在我的眼前。

屄!!!

那時只覺得那真像植物氣孔外的保衛細胞,
捍衛著為了而生存下去不得不存在的孔穴,
在夜裡打開,
在日照下閉合,
婦人掙扎的動了幾下,流浪漢不敢太使力的拉下內褲,
於是保衛細胞在這樣一個佳節的夜裡,
沈靜的等待著未知的命運,
在等待的時光流裡,安份的呼吸著。

那時候以為屄就是屄,
大陰唇、小陰唇然後包裹著可以讓陰莖摩擦的路徑,
羊腸小徑、古道熱腸、花徑不曾緣客掃之類的比喻,

如果以現在一個攝影學家的角度,
屄實在有千奇百怪,各式各樣的形狀,
悍衛在那彎曲皺折、滿是黏滑液體的通道之前。

如果以一個經濟學家的角度來看,
屄的定位和定價都十分神奇,
行情難以炒作、也不會崩跌,
固守著隨年齡緩慢遞減的曲線。

花神始終坐在她的三冠王上面,
若有所思的保持著客氣而略帶委屈的淺笑,

我想起來唯一一次花神單獨盡我的房間,
她做在我的書桌前面約五分鐘後,
也是浮現這樣的笑容。

然後,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