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28) SEO 不能


如果以資料整理和檔案管理的角度來看,
搜尋是目前已知最好的作法,
不過對於首次接觸的東西,
我只能很勉強的回溯著,
如同沒準備的 Open Book 考試般,
一頁一頁辛苦的查找著似曾見過卻又不知在哪的答案。

是的,找不到答案,
而考試結束的時間已經快到了,
暈眩,口渴,眼前的白霧越來越嚴重,
展開的捲軸我只能眼錚錚的看著它慢慢轉回去。

還是沒有讀到任何有關於花神的事情,
我已經沒有辦法維持站立的姿勢,
蹲下,
然後不甘心閉上過度疲憊的雙眼。

謎男依然維持著驚訝的姿態佇立在原地,
一動也不動,如同瞧見梅杜莎的長髮而被石化一樣,
「貞子」瞧見了謎男的樣子,
不過還是選擇過參扶我,
或許是我臉色呈現死白然後又冷汗涔涔的蹲下,
「你怎麼了啊 ? 你狀況似乎沒有你說的好喔 !!」
「貞子」關心的問到。

應該是東西吃太少,血糖過低的關係,不礙事的,
你去看看謎男吧!!!
我無比孤獨,卻又逞強的這樣回答著。

「我應該很好」,
謎男恢復了他的微笑,又似乎比他慣有的笑更輕挑了一點,
「要不要我們一起去吃點東西,我也餓到有點頭暈呢!!」

謎男方法似乎不只是一種「溝通的方法」這樣的簡單,
除了外圍的的場,更有內化的某種力量在謎男身體裡形成,
依然站不太起來,我只能蹲著抬頭對謎男笑一笑,
告訴他我現在的狀況應該不適合出去逛逛吃東西,
買個麵包什麼的回寢室,啃一啃就睡了。

謎男笑著,
說下一次找一天三個人一起出去吃個飯吧 !!
感覺好像又回到謎男、花神、我,
那種三個人出去玩樂的情形,
不知不覺間,原本像哥兒㥃的三個人,
卻在『慾』的驅使之下,兩個男孩一起喜歡上同一個女孩。

交媾是常態,如同下雨一樣,
或許有點討人厭卻不得不進行的一種宣洩管道,
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天地交融,循環不已。

但是現在以一個絕對被當成大人的男子回頭要我說,
十六歲的男女可不可以造愛,
我腦中會浮現一千種不可以的理由,
冠冕堂皇的好似慾火正盛的歲月禁欲,
就能讓人永保安康,延年益壽,身強體健,學業精進,飛黃騰達。
忍一下,之後就能換來榮華富貴,無憂無病的下一生。

我承受過慾水快滿過口鼻,什麼都不能做的痛苦,
但是我還是很有可能判斷年輕男女是不能交媾的,
因為我已經不是年輕男女,
站在既得利益者的立場,
他們的確是不可以這樣做的,
即使沒有任何根據這樣做有什麼決定性的不好。

謎男跟貞子出去了,
我只能回寢室,默默的拿出蘋果通信,然後把陰莖掏了出來,
戰敗的苦悶,實在沒有其他的出口,
我需要麻痺,然後睡去。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