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29) 冬天到台北來看雨


一直以來,總覺得冬天降臨讓人們變得平等,
不管有錢人或是窮人,
都是一樣的寒冷,
而不像夏天,有錢人開了冷氣,
就能窩在甜蜜小窩裡無敵,
後來,才發現”冬天讓一切變得平等”這結論下的偏頗,
因為貧窮和見識淺薄,
讓我完全忽略了電暖器這樣一個花費不亞於冷氣的存在。

寒夜,小小歪斜且沒有獨立廁所的隔間,
也就是雅房吧。

我在一個人在裡面,自瀆過後,
精液和疲倦同時湧現,
腦海中的花神和其相關雜念也暫時不見,
攤在沒有床墊的木板架子上,
我想,這樣能換個好眠,
但是心理也清楚的很,
沒有任何現實上的困頓跟著精液一同毀滅。

早上,晨曦從沒有窗簾的窗戶中照進來,
一如往常,我必須起來,
因為不太存在著再次睡著的可能性,
抽起了英文單字本,還有昨天用宅擦拭精液的抽取式衛生紙包,
坐在馬桶上,
又是必須上學的一天,
那個時候蹺課還不會發生在我的生活裡,
無論前一天晚上我和謎男或花神在哪遊盪到多晚,
回到狹長的歪斜隔間,
我又因為花神的影像和巨大的孤獨自瀆了幾次,
隔天我還是會勉強的去上課,
如同現在我日復一日的像個活屍去上班一樣。

心在哪裡,並不是很固定,也許在花神的眼裡,
也許在王傑的新專輯裡,
也許在下課就能見到花神的期盼裡,
但人是固定的,
該上課的天裡,我都會在靠近遲到的底線出現在那裡,
下課休息石通常我很難入睡,
不過在上課的時候,
強大而不得不在那裡的束縛包圍底下,
讓躁動的『慾』覺得無路可去進而縮小安靜,
即時教室課堂間的燈光明亮刺眼,
即使老師的話語透過麥克風送出來響亮的刺激著三小聽骨,
因為『慾』的靜止,
睡眠也跟著降臨,比自瀆後的睡眠還要深沈,
下課鈴響,我也會跟著醒來,
課堂和課堂間,最長的休息時間是午休,
我九成都無法入睡,
即使我試著帶上耳機重複著播放課堂間老師講課的錄音,
或是在午睡之前跑到廁所,
想著剛剛在迴廊偶然擦身而過的社會組女孩自瀆,
結果都是一樣,
關了燈,漆黑安靜適合休息的教室,
同儕們紛紛趴在桌上睡著了,
我閉上雙眼,
腦袋裡總像光碟機不停的播放著我所經歷和不曾經歷過的景像,
直到悲哀的午休時間結束的鐘響,
我才痛苦的面對強襲而來,
翻天覆地襲來的睡意,
但是,那卻是該聽課的時候,

束手無策!!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