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30) 鬼影 沈重的背膀


大多數的人連離開這個町的時間都很少。
不確定的牆還是牆。

每次閱讀過某個人的人生片段之後,
眼睛都會異常酸澀,
肩頸也會異常的沈重,
大部分的時候,偷窺的快感只會存在於讀取的那短短時間,
而且內容多半乏善可陳,
就像蟹工船的蟹工人一樣,
白天變成活屍替船主人賺進白花花的銀兩,
夜裡過度疲倦而近似於屍體,
少數船主人階級的人們,
也會盡力的的飲酒淫樂然後設法讓自己變成屍體。

即使是所謂的週休二日,
很多人也選擇對著電視度過這兩天,
因為這是能夠麻痺『慾』,
又不要花到錢,最好的方式。

頸項越來越硬,
有時候在僵直到無法承受的時候,
會在街坊去做個肩頸按摩,
很多上了年紀阿姨、阿伯都會告訴我,
他們幾乎沒有按過這樣堅硬的肩頸,
所有的筋脈都像麻繩一樣糾結在一起,
他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還是沒有辦法將其鬆緩。

我通常苦著臉笑笑,
除了這樣,其他我也不可能再進一步做些什麼,
至少按過之後的一天、兩天,最多不會到三天,
走在路上或是坐在椅子上,
不會感受到挑著千斤重擔般苦痛,
上課的時候,
我只想趴下來,或是打瞌睡,
任何能夠讓大腦不要處理或是忽略神經傳導訊號的行為都好。

即使如此,我還是設法在假日的時候做很長時間的步行,
讓喚醒身體還存在的感覺。

有天,我一如往常在人行道上行走,
一輛雙人座的跑車停在我的旁邊,
一個年齡似乎是將近三十,身材窈窕,
在冬天依然穿著極短短裙的女子很特別的跨過副座開了門,
那時我行走在路的右側,
低著頭如敗家之犬那樣漫無目地在街上搖搖晃晃的走著,
女人就在鬧區特意逆向停著,
特意跨過副座打開了右側的車門,
特意在熱鬧的町,滿滿人潮的假日中午,選中了我,

「你知道水費要載哪邊交嗎?」
女人這樣的問到。

我只能看到短裙跨開後,雪白的大腿根部,
一向被特意隱蓋,鮮紅色的丁字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