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31) 泰勒國宅


我很想盯著女駕駛的內褲看,雖然並沒有什麼東西特別好看,
會那麼的想看,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為平常都遮著不給人看,

供給下降,(例如貓熊),需求就會上升,
持有者就能待價而沽,不用害怕無問津者。

世人笑我奸,我笑世人痴,為人少機變,富貴怎兩全。

我明白,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默背了好多次,
回家馬上寫了下來,隔天還特地拿去書局比較是不是正確。

但是強大的罪惡感和可能被發現的羞恥感,
還是驅使著我望向擋風玻璃,
我印象中是直走到第二個紅綠燈右轉,
不過不能跟你保證,
基本上,我不熟悉這個城市,
所有的你所見繁華色彩光影襯托而出這町的碧麗堂皇,
都是為了有錢人而建立,再吸取中下階層的微薄薪水來維持。

朋友們都叫這裡為有錢人不死的町,
不清楚這樣的正午有著過度巨大太陽的時候,
街友都在這町的什麼地方休息,
躲過無人能長時間承載的熱氣,
但是,夜裡,街友們會從我們都不知道的地方出來,
九成九都是男的喔,
鋪上町裡有錢人穿了幾年丟棄的外套,
在蓋上什麼破被毯毛巾之類的東西就在地上躺著,
看起來像是睡著,
但是我始終搞不清楚,如果真的要睡,
白天正熱的時候,他們所在的地方應該更適合入睡吧!

特別是這樣明天和今天都是假日的晚上,
漂亮的女孩也會在霓虹燈漸漸熄滅的書後出現,
有些勾著強壯男孩的手臂,
有些則是三個五個女孩嬉笑著,
談著你聽的懂單字卻無法將字結合成字串,
進而去理解言語背後的景象和故事。

金黃飄逸帶著香味的長頭髮,
和地面上或躺著或趴著或蠕動著或失焦看著不知道什麼地方的街友的髮,
形成夜裡的町的兩極,
街友的髮都黏膩而捲曲,附上一層累之不知多久的油脂,
黏稠令人竟而遠脂的發亮著。

駕駛座上的女人似乎是覺得我廢話太多,
「上來吧,幫我指路,交完水費,我請你吃個麥當勞什麼的。」
女人把腿縮回去,副駕的位置控了出來,
我叫不出名子的漂亮雙門跑車的右門早已打開。

回神後,我早已經坐好在副座,
我像解幾何題目一樣憑直覺找了條應該是解題關鍵的輔助線,
就請女駕駛延著沒有理由、根據、經驗的輔助線往前開去。

害怕又期待,
但是凝望著女駕駛謎倦又迷濛的眼神時,
女駕駛並沒有如一本書自己打開,
我得不到更多可能可以參考的資訊,
想起活了19年,唯一一次騎機車,
還是謎男借的,
借之前還跟我說,你只有一次機會喔,
不然你就要想辦去說服你其他不熟的朋友借你車了。

第一次騎機車,用一個月的零花錢換了一張駕照,
至於汽車和方向盤之類的,
就像女人的乳房滿街都是卻又沒可能練習,
不知道怎麼轉,
不知道怎麼讓女孩的乳頭因充血而站立起來。

「幹!!今天是假日,水力公司根本不可能有開!!!」
女駕駛在這町裡轉幾圈後,突然想到,咒罵了起來,
而我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擔的笨蛋,
像老師突然說這次我完全看不懂題目的考試不算分一樣。

因為我一直緊張兮兮的看著窗外,
都是全然陌生的建築和招牌。

女駕駛很熟練的拐了幾個彎,
到了一家麥當當,
問了我要吃什麼什麼後,就開向得來速買了一堆。

我想起在町的中心,水利大樓那附近的麥當當,
我和謎男還曾經在那裡的一樓,邊抽煙邊等著餐點弄好,
說不上好不好,
那個時代的町,是默許這樣的事情的,
總有討厭煙味的人,
也默默的一進門就吸到了數量不明,
令他們不悅的焦油和尼古丁,
他們還是默默的點餐,默默的離開,
不只勸阻的言語,連任何望過來的驗神都沒有。

「我想抽煙,你應該也想吧!」
女駕駛很自然的遞了煙和打火機過來過了,
他自己的已經點著了,
女孩纖纖手指夾住煙和口紅潤飾過的唇兔出來的煙圈圈,
有說不出的性感。

「我要跟你說,我現在要回到我住的地方,那地方叫泰勒國宅。」
「無論你覺得你失眠的夜出來不確定的街晃時,街友和各式各樣,
你會第一直覺聯想,遠一點比較好,都還要讓你震撼許多!」
「町裡面的街友很多都曾經懷著希望到泰勒國宅,
這島的皇應允,他當選了,必定實現,
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
男有分,女有歸的住者有其屋政策產物。」

「但是很多人進了這28棟,每棟各有12樓的龐大社區,不出一兩年,
原本在町裡已經什麼都沒有的他們,在泰勒國宅,連最後的希望也被折磨到破碎。」
「那些人選擇了離開泰勒國宅,回到了町,睡在街頭,
讓他覺得比在能遮風避雨的國宅中,舒服且有尊嚴自在的多。」

話還沒說完,跑車開進一個黃土灰飛,類似操場的地區,
女駕駛要我提好那一堆麥當當,並竊什麼都用害怕,
她已經在這一區暫時的安定了下來。

每8棟為一區,以A~G命名,而我們現在的所在的地方是C區,
G區是天龍區,A區恐怕連最精銳的黑豹部隊都要謀定再三才可能進的去,
C區還不錯,至少你看,你搭的電梯還能動,
多買的部份是要給C區的領導「階梯」和他保鏢們吃的,
電梯開了,
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立在走道盡頭,
中氣無力的喃喃著:歡迎、歡迎、我們的新朋友。

我一直有個願望,就是把頭和鼻子埋進金色離子燙的長髮中,
不過從來沒那種勇氣,被拒絕和禮教之類的東西囚禁著我,
不過當下陰暗肅殺的氣氛,
我立刻用鼻樑頂開飄飄長髮,咬著女駕駛的耳朵。

「萬一我迷路要怎麼找你?我要怎麼介紹我自己? 我能不能先回町裡,很高興認識你!」

女駕駛微微的笑,但是我實在沒有欣賞的心情。
她摟著我的腰:
我叫「間隔」,C區沒有人不認識我,
你就叫大學生吧,白無一用是書生那個大學生,
你應該分的出誰是領袖吧 !!
盡頭胖胖的那位,他是「階梯」,C區目前的領導者。

女駕駛從一臉從一臉像長期吸毒而無精打采的模樣,
突然容光換發了起來,眼睛也散發漂亮、明智和我不是個病人那樣的神采。
我也裝過,很累。

女駕駛爽朗的笑了笑,精神陡藪的說:
「階梯,我去買午餐的時候,撿到了一個帥氣的小夥子,我們打算交往了。」

階梯的語氣比剛剛更有力量一點,
「小子,你竟然好命到讓泰勒國宅最美麗的女人看上你。」
「『間隔』,還不快帶著小老弟一起來吃個午餐,讓『階梯』我認識一下。」

間隔將我摟的更近更緊,跨步向走來的逆光面走去。
長髮飄散在臉頰的脖子的感覺很香很舒服,
如果不是在這什麼鬼國宅的 C 區的話。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