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32) C 區老大


「階梯」邀請我們進去的房間,
傢俱擺設算是整齊,
桌子椅子也散發著高檔的質感,
不過還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上面殘留的歲月痕跡。

房間是類似大套房那樣的格局,
客廳,臥室,廚房,互相結合成一個單位,
空間裡面混和著男人的體味和女人廉價的香水味道,
還有積陳許久,來自食物的腐敗氣息,
不過還坐下來的沙發還是挺舒服的,
是個恰到好處的軟硬適中,

「階梯」從那堆麥當當抽出了幾袋食物飲料給他身旁的兩個黑衣人,
要他們兩人去門口守著,
兩人必恭必敬的接過了食物,鞠了個恭,
優雅的轉身離開房間,還順手帶上了門。

我在這裡幹嘛呢?

雖然這樣的疑問浮在我的腦海,
但是我還是裝出很不在乎的樣子,
自己拿起薯條啃了起來。
女駕駛坐在我的旁邊,笑著跟「階梯」說:
「這可是小老弟第一次來泰勒國宅,不要嚇到人家啊!」

「階梯」看起來就很老練的微笑掛在臉上,
「先吃,先吃,邊吃邊聊啊!!」
說完,拿起可樂喝了一大口,又接著說,
「大學生啊!!你知道嘛 ? 所有的創作都是來自於本身無法得到的需求。」
「有不有錢這跟你日日夜夜鑽研的數學、物理無關」
「而是建構在是不是能創造出人們是否願意拿錢出來交換你所能提供的東西。」
「疾病通常來自於無法滿足的慾望,滿足慾望的事業就是救人濟世的事業啊!!」

他應該有求於我!!

直覺這樣的跟我說,也告訴我應該開始翻閱「階梯」。
但我卻沒有辦法看到皮像再更裡面的東西,
或許是女駕駛輕握著我的手,讓我覺得莫名的安心,
不安是創作的靈魂,
但是靈魂現在在女駕駛的手裡安穩的獲得滋養和休息,
於是創作不能,
我還是不習慣喚那女駕駛為「間隔」,我想著想著。

外面守門的黑衣人突然喊著:
「老大,有攻擊,快閃人。」

我的手感覺到女駕駛的手從盈握變成緊握,
很緊張,卻什麼都不能做,
我實在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啊!!!

房間的門被打開,
「階梯」依然坐在原來的地方,口中叼著可樂的吸管,
有種泰山崩於前而色不驚的老大氣概,
倒是女駕駛的不安,我能夠從隱約冒出來的手汗察覺得到,
眼角的餘光,還看得到巨大的床,
一個老大,可以在那張床跟什麼樣的女人造愛,
他跟現在跟我緊握著手的女駕駛是什麼關係呢?

腦袋還是無法克制的高速回轉著,

一個身穿襯衫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的襯衫上面算起的三個扭扣都沒有,
裡面飽滿的雙峰呼之欲出,
或許是襯衫太小,扣上會不舒服,也可能是其他的或許,
我並不知道。

「階梯」望著她冷笑,
「B區的美甲女,你又何苦前來自取其辱呢?」

襯衫的第四個扭扣也快迸裂的女孩說到:
「第一,昨天是B區收租金的最後期限,這樣的景氣之下,
想必不少女孩用身體來交稅金給階梯老大,您老今天想必特別疲累,
階梯也不可能像平時一樣,轉眼成為一條順暢的通道。」

「第二」
美甲女雙手急甩,十道丹紅色的漂亮弧線向我們急射而來,
「我的左手現在也能增生出鋼鐵般的指甲,間隔無法擋下十道鋼鐵指甲吧!」

我瞧見「階梯」眼中閃現的驚恐,
「階梯」和我及女駕駛的沙發變成詭異的融熔狀,
奇妙的下陷感覺,
女駕駛「間隔」的手突然握的超緊,
飛射過來的指甲突然有七個停頓在空中,

美甲女笑了,手輕輕一揮,
三片丹紅色的鋼鐵指甲,
分別朝我、間隔、階梯三個人飛來,
生存下來的恐懼讓我不得不設法解讀這三片如子彈般的鋼鐵指甲。

沙發已經跟地板快混和成為一體,
但是就在鋼鐵指甲離我約三十公分時,
丹紅的弧線突然展開,
柔軟度和面積如同隨處可見的抽取式面紙一般,
輕飄飄的緩緩貼向我冒汗的臉孔,

緩了一口氣,我急忙轉頭望向身旁的間隔。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