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39) 那些年


現在應該還沒有到可以休息的時候。

至少還能用一身的銅皮鐵骨,
去交換哥哥的一點安全吧,這樣認為應該不致於太天真吧!!

小時候,每天回到泰勒國宅的時候,
只要時間有一點延遲偏差,
就會是一頓無法反擊的羞辱和臭罵,
沒有辦法去評價對或錯,
只能用一個常見的故事來總結這個常常發生的事情。

父親:你知道林肯再你這個年紀已經是個律師,你呢?一事無成!!
兒子:林肯到你的年紀已經是個總統,還是很偉大的那種。

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在某一個夜晚十點,
哥哥似乎無法負荷這樣的生活,
即使在大多數的人眼中,
能進去町裡最好的高中,
然後在體育、美術、文學、音樂都有不錯的涉獵,
已經算是個不錯的少年了,
但父母可不怎麼認為。
在怎麼樣也無法達成被強加的期望和轟炸般的責備之下,
哥哥選擇用上吊來結束這一切。

很制式的作法,確認好繩子結打好,穩固,
站上椅子,再將脖子放到繩子構成的圈圈中,
確認脖子已在圈圈中固定,
踢翻椅子,繩圈收縮到無法呼吸,頸骨斷裂,
本來應該要守護著這個離開的儀式完成,
但是恐懼讓皮膚產了異變,
是種如鱗甲一般的異變。

本來應該吊死氣絕身亡的哥哥的手突然伸長,
伸長到能撐住地面以後,翻了個身,
向倒立先生一樣,
身體的重量突然不再往下壓迫繩索,

解套,用來形容這樣的狀況再適合也不過,

這是勉強能在國宅討生活能力的起源,
可惜還是不足以確保任何安穩的明天。

想到一半,
美甲女完全忽略哥哥,破門而入,
放下心中的石頭和小人物不被重視的悲哀同時湧現。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