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sland (42) 蛇杖的傳人


所有的子彈都跟著女駕駛的車同步運動,
直到動量耗盡而墜地,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人開槍,
也是第一次握到槍,
沉甸甸的,具有剝奪人生命能力的東西。

階梯擔心的看著黑衣人兄弟,
一邊要女駕駛在能確保安全的範圍之內,
再開快一點,雖然地點離國宅不到五分鐘,
廣義而言,也是屬於泰勒國宅的一部分。
並且要我等一下到了的時候要注意,
有危險的情況,就開槍吧!!

畢竟,先要確保自己能夠活下去,
世界上的其他的東西才會具有意義。

我還在確認所謂開保險到底是指槍的什麼地方,
女駕駛已經將車停在一棟平凡不過的簡陋平房之前,
階梯揮手暗示女駕駛跟我先不要下車,
然後下車大聲喊著,
「蛇杖的傳人,受傷的子民懇求您神聖的杖來治癒。」

「進來吧!!!」
一道顫顫巍巍的聲音,忽遠忽近的迴盪在平房前的水泥地上,
階梯面容謹慎的回道:「是。」

我跟階梯一人一個的扶著黑衣人兄弟進去,
一個白眉白鬚的老人正襟危坐在看起來典雅而極具歷史的桌前,
白眉一見到是類似槍擊的傷口,
血液還從傷口不斷的冒出來,
臉色轉為不悅,並將雙眼轉向階梯,
「C區的頭頭啊,一定要用殺戮才能換來你們想要到其實並不需要的東西嘛!!」

階梯像個作了錯事被抓到小孩一樣完全的噤聲,
頭低低的像在懺悔,
但是我用眼睛輕輕的撥開他的領口閱讀,
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就只是一種有求於人,不得不這麼做的忍耐行為
已經很多次,
幾乎所有泰勒國宅火拼過後,
傷而未死的人都會送到這個地方。

我再轉頭看了一下手持雕著蛇紋當拐杖,似乎有點不良於行,
我試著閱讀他當時的心境,
對這樣的事情顯得無奈,卻又不得不愧對手上的蛇杖,
只好進行著這樣非情願的救援活動。

白眉老人一下就察覺我在閱讀他,
蛇杖一轉,祥和的綠光包圍著他,
我的能力被綠色的光輝阻擋。

什麼也讀不到,就像失去訊號的第四台一般。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