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ime 鐘點戰 (3) You are not special


窮人永遠為了有沒有明天掙扎著,
而且通常都會很快的死去,
而有錢人似乎擁有無止盡的生命,但是也沒能真正的活著,
失去的恐懼和無限明天的漫長,似乎也沒有什麼值得珍惜或是一定要去做。

活很久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但是很肯定的,
應該是比今天醒要拼了命才能換到明天的好。

我叫威爾,今年28歲,
活在最艱困的 Dayton 時區中,
這個時區,也許就是小時候讀的書裡面描寫的「貧民窟」,
這裡的人所擁有的時間,幾乎都不會超過24HR,
簡單來說,就像我今天早上醒來,
飛快的瞄了一下左手臂上綠色的時間,

22:17:24,

非常的好,今天我又他媽的多睡了一個多小時。
我三年以來一直克制所有的慾望,
幾乎不用時間來換取任何物質或精神上的享樂,
努力的保持至少身上要有24HR以上的時間終於宣告結束。

急忙抓起了衣服,拉鍊一拉,
就跟媽媽和妹妹說聲我要出門後,就匆匆出了門。

Dayton 時區會形成不是沒有原因,
因為其他的時區居住和生活的成本相對高昂,
例如:
公共設施完善優美的Greenwich時區,不只進城要到進城稅,
道路上通行要課徵節點稅,
連我賴以維生,僅有的精神寄託煙和咖啡,都要約Dayton五倍以上的時間,

於是青春時光耗盡的人,
就慢慢的聚集到Dayton來,
只有這裡有便宜的食物和煙,
便宜的女人和酒,
有些中等時區的人也會隔個一陣子來這裡買女人或什麼的,
因為只有臭名遠播的 Dayton 能提供他們負擔得起的簡單需求。

女體。

一如往常,
衝向 Dayton 最便宜的早餐鋪,
只見前面有人在和早餐店老闆爭執,
吵了幾句,
悻悻然看了一下左手臂上不斷流逝倒數的數字,
就放棄爭執奔向了工廠。

我探頭過去,
老闆一臉苦笑:『威爾,你今天要什麼呢 ??』
我快速而制式的回應著:『一樣,一杯咖啡就好。』
我需要咖啡因撐過一天漫長而單調的製造工作,
『現在一杯咖啡不得不從要你三分鐘的時間到四分鐘的時間。』

我猶疑了一下,
為了換取能近工廠工作的精神和體力,
我還是將左手伸進了感應圈裡面,
四分鐘轉眼扣除。

21:4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