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ime 鐘㸃戰 (15) Philippe Weis


穿著剛做好的筆挺西裝,
威爾面無懼色的踏進了賭場,
跟 Dayton 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喧譁聲、酒的味道、穿梭在裡面尋找贏錢幸運傢伙的女人、粉味。

差別在這裡的人動作優雅而緩慢,
就像書裡面描寫的貴族一樣,
男人穿著雙排扣子的西裝,
女人穿著繁複多層次的裝扮,
有圍巾、手鐲、外加閃亮而巨大的耳環、披肩,

威爾只想到,
這樣贏錢的賭客要跟這些女人造愛的話,
要花多少時間穿和脫這些衣服啊 !!

「先生!對不起!魏斯賭場只招待有會員身分的人,
您是生面孔,方便出示您的會員證明嘛 ??」

一個魁梧的壯漢打斷了威爾的思緒和勉強克制慢下來的步伐。

「我不是會員,我想也沒有人生下來就是會員,
不過我想這樣的時間,多少有資格進場玩一下吧 !!」
話說到一半,威爾輕輕握著那壯漢安管的手,
安管的時間時鐘增加了兩週的時間。

「如果沒有會員資格,又有足夠資本的人想來玩一下,
貴公司都會怎麼做呢 ??」

「嗯 !! 我們可以例外收取一個月的進場費用,就算是一天的會員。」

威爾把手伸進那再熟悉不過的時光環中,
無論是新格林威治或是Dayton都是一樣的裝置,
時鐘的數值又少了一些。

威爾隨意找了一張桌子坐下,
威爾習慣玩二十一點,那是比較能用到腦筋的遊戲,
小額的壓了一點,
確定跟 Dayton 的玩法一樣之後,
開始算牌,並把賭注拉高,

連贏了幾把大的之後,時鐘上的數字轉眼已經超過2011年,
幾個身材火辣的女人立在威爾的背後,
用手指慢慢劃過威爾厚實的臂膀,
「今天已經營的夠多了,要不要找個地方,我門一起輕鬆一下 ?」
女人的香水味勾起威爾的慾念,
不過,母親死時的那一串黑的 00000000,彷彿還在眼前,
兩千年,絕對還不夠拯救 Dayton。

此時有個人禮貌的來到威爾旁邊,
「您今天運氣似乎不錯,要不要來樓上的貴賓區玩呢 ?? 我姓魏斯,Philippe Weis!!」

抬起了頭,只覺得無論是在第幾個25歲,
這個人的臉都顯得童稚,或者用另外一種說法,保養的非常的好 !!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