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ime 鐘點戰 (17) Timekeeper


Murphy 要求時間規劃局的負責系統管控的女同事Jean,
查出這一千多年流向,
「一千多年在 Dayton簡直就是遙不可及的天文數字,
絕對能在控制系統裡找到。」

比對了所有時區的時間流量,
Timekeeper Jean很賭定的指著畫面中的照片,
就是他,Will Salas,目前人在新格林威治時區,
目前已經用衛星鎖定那巨量時間的座標,
會隨時將他的最新動態位置傳到你們手機上,

Murphy 一改往常的堅決,沈默了一下,
才喊了出發,去新格林威治回收那小賊奪走的時間。

Jean疑惑的問到:「長官,你認識他嗎 ??」
「不是,是他的父親,我身為 Timekeeper抓過最不想抓人。」
Jean的好奇心很想繼續追問下去,
例如威爾的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犯了什麼樣的罪之類的問題,

不過此時時間規劃局 Timekeeper小組的副組長 Collins馬上回了嘴,
「隊長,我們完全沒有決定性的證據說是威爾奪走了亨利的時間,
唯一的線索只有威爾在亨利從橋上掉下去後,有向下看了看,
我不認為這足以構成Timekeeper回收威爾身上多出來的時間的理由。」

「時間規劃局的成立,就是要保持所有時間都在局的掌控之中,
無論如何,威爾身上不該有這樣多的時間,
我在這行已經幹了超過了第三個25年了,
遊戲規則就是控制時間的流向,
確保每個時區的人口和總時間量的平衡,威爾多了這麼多的時間,
Timekeeper有責任和義務將其回收,你還是多看個25年吧!!!」

Collins跟之前在案發現場一樣,
覺得不要再頂撞長官是比較正確的抉擇。

此時,新格林威治區,魏斯大賭場,
威爾已經進了VIP的樓層,
威爾一直跟在菲利浦後面,想著如何在這裡獲得更多時間,
並送回 Dayton的方法,
但是,一個身影讓威爾看呆了,並停下腳步。

菲利浦發現了威爾的看的恍神的樣子,
「威爾先生!!!恕我失禮,沒跟您介紹我的家人,
不過拜科技進展所賜,所有的活著的人都會停留在25歲,
你分的出哪個是我岳母 ? 哪個是我太太 ? 哪個是我女兒嗎 ??」

菲利浦乾笑了幾聲,
然後一一的替威爾介紹,
不過介紹到女兒的時候,
菲利浦發現兩個人對望的眼神有異。

「你們認識 ???」
「算不上認識,只是碰巧看過幾次。」
菲利浦的女兒Sylvia Weis冷冷的回答著。

威爾打趣的說:
「任何時候,您的身旁都會跟著一位這樣的保鏢嘛 ??」
「一直以來都是兩位,不過最近新格林威治的治安很好,
爸爸就依了我的建議,把人數減少了一個」

「威爾啊!!我猜你很年輕,所以身旁沒有攜帶保鏢吧!!!」
「等你多活了幾年,多經歷了一些事情,你就會知道,
25歲的被凍結後續衰老的身體幾乎不可能病死,
不過,身上有著近乎好幾個世紀的新格林威治人,
也不會因時間的耗盡而死,身旁的人的死法,清一色都是遇襲受傷,
瞧您的身家,您也不是保鏢的費用只是九牛一毛,
建議您還是請一、兩位來的好。」

威爾沒有答話,沈默的坐上了賭桌,
而席薇雅就立在威爾的身後看。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