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ime 鐘點戰 (27) 梵谷先生


由於混沌的時間太長讓我覺得極度的困擾,
於是我又再次去找高庚先生,
診所櫃檯漂亮的小姐告訴我高庚先生今天臨時不來看診,
大力的推薦另一個叫梵谷的先生。

「梵谷先生 !! 我睡不著,你能明白那種痛苦嘛 ??」
「我想你不明白什麼叫痛苦。」
「我的白天跟黑夜都一樣,開藥給我,我可以自費。」
「我不會開藥給你的,白天和黑夜連成一片根本不算痛苦,」
梵谷先生甩了一本冊子到桌上,
「禮拜二跟禮拜五晚上,去看看什麼叫痛苦 !!」
接著按了鈴,要小姐叫下一個人進來。

「我真的需要安眠藥,如果FM2不行,Stilnox也行,
如果Stilnox太貴,開學名藥給我也行,不然過專利期的Ativan也行」

梵谷捻了捻他的鬍子。

「你還是去看看什麼叫做痛苦吧 !!」

離開的時候漂亮的櫃檯小姐對著我笑,
一直以來都只有要跟我收時間的人會對著我笑,

「跟您收六個小時。」

我把幹你媽的黑店含在喉結的地方又縮了回去,

「梵谷先生也幫您預約了兩個禮拜以後,兩個禮拜後我們又能再見面了。」

離開診所的門口時,我無奈的認真瞧了冊子一眼,
冊子封面印著: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lung disease; COPD)之友,

死馬當活馬醫,
肉體暫停在25歲,可是他媽的精神靈魂卻在生活中慢慢千瘡百孔。

還是要去試一試。

您的看法是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