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ime 鐘點戰 (28) 瑪拉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lung disease; COPD)之友的聚會裡,
我在鮑柏的的懷裡得到安慰,

鮑柏的奶子比葉子媚還要大,
聚會裡,與會的人要分享該周快樂和不快樂的事情,
還有確診以後的為了活下去種種辛苦歷程,
鮑柏說他開始服藥以後,雖然呼吸開始變得順暢,
但是奶子也開始變大,雖然陰莖開始服藥之後有變硬了一點,
不過老婆還是跟鄰居一個專門在電視上炒作各種話題的名嘴跑了。

每次聚會完,
主辦單位都會在最後哀悼某些不能再與會的人們,
然後一對一互相代禱,感謝在上帝的賜福之下,
我們今天能與會,並希望下一次聚會能再看到對方,
並祝福那些回到主的身邊,永遠不能再來的朋友,得到真正的安息。

通常進行到這裡,
我們會彼此擁抱,然後哭泣,
名義上是為了死去的兄弟姊妹們,
事實上每個人哭泣著各自的哭泣。

把頭埋在鮑柏的奶子中間還挺舒服的,
我又開始睡的著了。

於是我從週一到週六下班後,
都安排了不一樣的病友支持團體,
每個夜裡我都睡的超級香甜。

直到瑪拉的出現。

更精準一點的說,直到瑪拉叼著一跟煙,
出現在我的肺腺癌末期之友協會,

接著瑪拉又出現在我的睪丸癌、大腸癌、心臟病、白血病、口腔癌、肝癌、
成人注意力缺乏症候群、巴金森氏症候群、阿茲海默症候群、亞斯伯格症候群、
妥瑞氏症候群、雷氏症候群。

唯一沒有出現的是他媽的他最該去的無名戒煙互助會。

我生活裡唯一且不得不的秘密就這樣被一個女人入侵,
我是個得了十幾種癌還沒有任何要死掉的樣子。

我又開始睡不著了,
生活回到了一片連綿不絕的灰。

於是在睪丸癌之友協會散場後,
我攔下了瑪拉。

您的看法是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