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


駱以軍提到,在台北三五好友想在室內抽煙聊聊,也只能找間汽車旅館開房間躲起來抽。

我想,這就是社會學上,社會排除,汙名化和標籤/偏見和奇視的總和,無關抽煙和二手煙和健康。

末日列車上,窮人沒有空間,只)有白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