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的意義。


人活到了40歲,
已經很難找到人討論,
插入和插入後的感覺。

還記得,在大學的時候,
跟小毛說,我在做愛的時候幾乎都沒有辦法射精,
她說她跟她男朋友安傑,
有著相同的情形。

然後安傑跟他說,
他之所以做這件事,
是以服務為目的,
男生如果想要高潮,
自己打就可以了。

可是現在已經找不到對象,
可以談論這樣的事情
以前有異性可以討論交流,
現在的相同性別的對象都沒有,
完完全全的和自己語言告別。

現在的a片越來越寫實,
無碼無套以第一視角觀點不斷的摩擦,
就像是一般人在做愛那個樣子。
然後射在裡面,
就像正常的男女那個樣子。

很可惜這樣的自己,
我想到了老狼的一首歌,
睡在上鋪的兄弟。

這首歌跟同桌的你一樣的經典,
但是在聽完之後,
我衹能獨自躲在牆角哭泣,
卻找不到人分享我的感受。

能講的人無法體會,
能體會的人忽悠沒有辦法講,
這就是人到中年的悲哀吧,
已經有了可以性交的對象,
但是性交的意義,
卻永遠的回不來了。

18歲不成霸刀,終生無望。
在應該找個合適的做愛對象的時候,
因為家庭,學校,社會的壓制,
而沒有辦法找到適合的對象和在那上帝祝福的時間中做愛。

接下來鬧鐘響起,
家庭和社會,
開始督促你應該找個對象交媾,
然後把精液射在裡面,
完成傳宗接代延續香火的任務。

但是已經找不到做愛的意義。

即使依然會勃起,
隂莖依然渴求潮濕而溫暖的肉洞。

依然會把陰莖放進去,
但是,那已經不是做愛,
換句話說,
在大學時代,沒有學到怎麼做愛,
接下來你依照同樣的姿勢和方式,
但是那已經不是做愛,
這輩子己無法學到什麼叫做愛了。

18歲不成霸刀,終生無望,
在18歲所錯過的事情,絕對不會只有做愛這一樣。

衹是在這個資本主義所控制的鬼島之中,
找誰做愛已經是自由意志唯一可以控制的自己了。

螢幕擷取畫面_090216_101704_AM.jpg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