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王町-寧鳴而死


那天早上老師跟我講說,下課的時候去辦公室找他一下, 在那個年紀, 我生活規律的比卡西歐的電波表還要準確無聊, 所有的作業都是一題一題的寫好, 老師在課堂裡面要求的課外讀物或者是家庭聯絡簿,還是什麼週記之類的東西,一定都是在得知的當天內完成, 交出的前天晚上, 還會,一個字一個字一題一題地再檢查一次,確定沒有任何疏漏或錯誤, 才把它放到書包裡。

所以對於老師的約談,基本上沒有太大的擔心,不過仍然覺得很奇怪,在班上, 我實在是平凡的不得了的存在, 班上的成績永遠都拿不到第一名,但是也從來沒有跌出十名外, 老師在課堂愁,我的回答永遠是四平八穩的無聊答案,沒有任何創意和另人驚艶的部份,也不是完全沒有讀書的那種, 回答就像是快速的掃描過課本,然後少掉了幾個不是很重要的連接詞。如同打開課本,照本宣科的朗讀。

班上是有很多異性, 但是男生跟女生的調情嬉戲, 或是a段班跟b段班的衝突打架, 完全都沒有我參與的空間, 不過十分的慶幸,在那個年代,我可以在一個男女合班的正常學校裡面生活,以至於我後來的偏差並不是太嚴重。

我腦中繞過了幾十種情況, 但是身邊有一種情況是屬於我的, 絲毫沒有頭緒的,走進那裝潢十分簡樸的辦公室,那個時候覺得,在這樣的地方上班可真是無聊啊,不過現在想起來,如果時光可以重來, 能夠在那樣的地方上班,已經幸福的極限,

人生如果是一本書,不計任何代價, 在我13歲的那年,把它寫上,無論如何以後一定要當個高中老師或是大學教授。雖然辦公桌看起來像是民國初年切割好的木頭所拼接成的,
還會在名字叫做”我”的這本書上面寫著辦公桌的樣子,跟幸福不幸福,完全沒有任何關聯。

老師看到了我,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看著你的生活周記,為什麼你對這次段考的成績, 還是不滿意呢,這次你可以排到第三名的。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我心裡一直想著,既然是鳥,在還沒有找到對象可以比翼雙飛值錢,不是應該要設法豐富自己的羽毛, 為了有朝一日可以大鳴大放嗎?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