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聖誕 我曾養過一隻小黑


這個  Facebook 往前拉,
可以考證的歷史可回溯至  2009年3月的一篇廢文”想跳樓”,
Facebook  中文版2006/6 上架,
因為正義跟善良都回來了的關係,
我刪了絕大多數的文章,
沒刪的因為沒力氣刪了,
絕大多數的過去都沒有再看一次的意義,
唯一的意義是我養了沒有幾天的狗,
他在2010的聖誕節前後來,
因我沒有能力在半夜一兩點回家後還照顧他而放棄,
他在他的第二個家,
因為主人覺得兩隻狗是哭,而放棄,
現在那隻狗死了,
小黑你也不知道在哪個家庭裡長大了,
都四歲多了,
應該是很英挺的大黑了,
你好嗎 ? 我想你 !!!
以前我鄙視照相,
年輕時候什麼都覺得要得回來,
我更鄙視排排站的合照,
除去當時生活背景脈絡的照片一無可取,
那時我還沒有讀過 布列松 Henri Cartier-Bresson
並不瞭解所謂決定性的瞬間和images on the run,
小黑,
現在我知道一張照片裡蘊含的意義,
主體自然的神情和主體所在的背景有相同的重要性,
小黑,
我無力給你合宜的環境,
我們在一起,
你撲到我的腳上時,
我腳上的褲子還是新兵訓練的褲子,
房間小到不足夠給你奔跑,
你的跑道上還卡著我裝髒衣服的菜籃。
那時候我為了一個月幾萬塊卑躬屈膝,
只差沒有跪下來吸我上司的老二或是撥開屁眼給他捅,
我一天有 3/4 的時間在辦公室,
早上 10:30 到晚上 01:30
失去你以後,最後還是失去了工作,
失去工作前因為省錢和肥胖的標籤每天只吃兩餐,
流放到邊疆鎖螺絲,
然後在上班時暈倒,
一個神外的診斷證明,
洋洋灑灑十幾項,
我能理解和記憶的只有腦震盪和認知失調,
現在找不到那張紙,其他項目也不復記憶,
貨幣哲學中,
世界上除了主體,其他都是售價,
自以為主體的,由客體來看也是售價,
沒有互為主體性這鬼事,
生活世界被貨幣殖民,
什麼都能生產和販賣,
只是不見得有人買。

賤人就是矯情,窮人就是該死。

跳下去的時候要喊新自由主義萬歲還是馬英九萬歲,
或是自由經濟萬歲呢 ???

 10915264_10152642330379503_4741809863349143883_n 10383668_10152642332069503_698335746057919244_n10383668_10152642332069503_698335746057919244_n (1)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