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 你說的實驗和可怕的快思慢想雙通道


課堂上,老師說粉絲團的操作可以試著實驗。

“實驗”這個從小聽到大,不證自明的的辭彙,

理所當然的通過飽讀經倫的思想防衛體系,

飄進了我的腦海裡。

恰好,某人在論壇裡問起黃國昌老師的”程序法的實證研究”不易理解,

另外的人回答可以先從社會研究法做先行理解,再用統計檢驗,

我頓時驚覺,

他媽的,有應該從慢想系統進入的東西從快想系統偷渡進來了,

不是老師說錯,而是我竟然無意中的卸下思想的武裝防衛,

一個未經思辯的東西進來,

那東西我無法將其用於論述,自然也不知道如何實踐起,

這樣的東西通常都會很快忘記,

或者像政客的拼經濟或新自由主義者市場萬能論將我殖民,

或者如同資本家般物化全世界,

追求囤積貨幣進而生產過剩,結果什麼都能賣,

再用工作倫理鉗制男男女女如奴隸般勞動,如娼妓般被進入,

勞苦一生的結局竟全然是生無立錐之處而死無葬身之地。

或說回來實驗,

實驗的目的最簡單是我們要得到某種成果,

於是控制所有變項(你懂什麼是變項嗎?),只操弄單一變項,

最基本的背景知識還有中介變項的排除,隨機分配,控制組和墮照組,

實驗的汙染,實驗的信度和效度,實驗的信心水準還有統計顯助性,

更有爭點:實驗前的假設是否為必須?

死亡就在眼前,很快的我將不再存在的同時,

全世界的善良和最汙穢的邪惡都會繼續運行,

死要瞑目的唯一方法就是活著時好好的活,直視眼前啊。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