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 什麼樣的人特別喜歡拿五霸之名餵谷哥


聽說大數據(Big Data) 是愛情和性愛之後,主宰預言島民的神,用印像挑了去年五霸,我只能從古割得到一件事,為什麼新竹特別愛查這些人,五霸成名地跟新竹很遠,也只有刀大跟新竹有淵源,為什麼新竹在人比雙北少的數量下,查詢的火熱誠度,硬是用時間和敲擊鍵盤次數壓過雙北的人數,或許我們可將其名為竹科精神,也可解讀成被囚禁在LAB裡面,用鍵盤響應的公民不服從,也許是電子新貧的誕生,不是因為電子學和史密斯產生新竹的宅文化,我們應將其視成22K的產物,也就是貧窮的兒子,空間戰爭的輸家,當全球化強者漫步經國路,北大路,西大路甚至到桃園挑戰太陽神,朝向陽光直視三仙,攀上好漢坡而高潮。

全球化的觀光者只活在時間中,同時也製造出時間無限多,完全符合新右派的自由,即使谷哥數據顯示此類人種一年只有六天不是在金山街和公司簡斜,因為要去大賣場買破掉的襪子和內褲,他們一整個月的精子射出處的分布也不超過一張草蓆,全球化造成了它們宅化,宅和尼特不是被學者污名的懶惰、無信心或家庭教養失敗,相反的宅正是被新右派強姦而桑失話語權的人,所能有最理性的謀劃。以宅做為活下去的一種生活方式。

韋伯說:出生階級影響生活機會,充滿機會的人寫了本書,叫情色度假村,還賣得很好,被全球化強制在地化的人只有鍵盤,資本家獨佔生產設備,什麼都產卻沒人買得起時,資本家和資產階級管委會共謀發動了空間鬥爭(大衛哈維說的,不是我)。

馬克思錯了,他遺漏了各種軸的機械鍵盤,無產階級發現了鍵盤沒能力組織起來,拼命查著五霸中的三雄,三雄是宅居者的完美投射,鍵盤被視其唯一能依附的對象(不懂得去查查穩定依附對小兒一生的影響)。

敲打三雄名子恰恰是一種宗教儀式,一種鴉片,一種今生苦難無能為力的轉移,敲鍵盤是禱告,是在告解室的自白,是被污名化的香火之替代物,是巴依代的自慰,是佛洛依德的抗拒,是阿德勒的自卑,是史金納的操作制約,是PAVLOV的狗,是沙特的字為的自欺,是海德格迷失,是米歇爾的試圖用一己之力解決社會議題,是傅柯的規訓,是布爾迪二的慣習,是齊默爾的文化的悲劇,是布希亞內爆,是馬政府的不爭氣,是布爾迪貳的成為象徵暴力的玩偶,是莫頓的失功能,是叔本華的最殘酷的徒刑。

http://tinyurl.com/m2t6bvh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