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殺死你的都並不致命》有感


《那些殺死你的都並不致命》

說真的是很特別的書,太小,太存在主義,

特別的點在於竟然裝訂成冊然後被我在書局翻到,

今天和他的部落格/ 臉書偶然相遇了,

才知道不只書太小,(書太小沒幾個字就像詩集,並不好賣)
人也太年輕了一點,照片也比想像中好看,
而且經營部落格的時間也太長了一點,
每天的文章短短的,標點段落並不明確好讀,

跳躍的讀著那些部落格和文章後,最重要和最初的感想,
女性全球化,男性監禁化是這島(或者東亞)的趨勢,
我的直覺觀察難免偏頗有侷限,
也有可能女生本來就比較愛貼相片和撰寫遊記,
但是我走在這吸滿台灣精華的天龍國,
除了學生是男女分配平均外,
無論是島民還是活在時間裡的觀光客,
幾乎都是女性,
媽媽或孤獨或三五成群的推著高級的嬰兒車,(車內是狗狗的機率不低)
本島的消費者和觀光客多半是兩三個女生成群,
少部分是情侶或夫妻,
男人沒有成為觀光客,那男人都到那去了呢 ?
究竟是哪個轉角錯彎,哪條歧路賭錯,
於是這個城市成了沒有男人的城市。
或許在下水道跟黑鬼一起工作,
或者被關在哪家製造廠的 war room 演出著沙特的”無路可出”(No Exit),
PM和機構、硬體、軟體為了五斗米只好共謀 ,
他人即是地獄,打工仔命定的困局, 命定的困局,
war room裡,他人的凝視下,想做愛想逃袍想自衛都不行,
真正落實全球化企業必備的在地思維,時間精力的折磨損耗,
而且大多時候,資方也沒有贏,還要賠上水電費,
無所不在讀資方和女人,無路可去的男人,
這就是常常看到的去工業化、產業轉型或者全球化。

你可能會想用韋勒貝克的”情色度假村”(Plateforme)來駁斥我沒有男人的城市,
我相信曾經有那麼幾年有那一個世代,
一步一腳印,到了中年自然有本錢過這情色度假村這樣的生活,
既然標題是書名,自然要引用作者在其部落格的文字,

亞洲男人40歲在想什麼?大部分連想的空間都沒有。第一次發覺亞洲男人的痛苦和社會壓力雖然和女人不同,但程度也和女人不相上下。吃人的社會、吃人的禮教、吃人的父母、以及吃人地看上去自由自私自利自便,卻仍然相信此道的我和你。又或者亞洲不過是跳過了自我追尋的部分,直接放棄自我,將應該滿有意義的”找尋人生摯愛“形式化、社會化?

或乾脆回去找神經學家好了。 Robert Sapolsky 會告訴你,一切不過為了促進激素,製造生理快樂。而多巴酚分泌的最狂妄的時候,除了性高潮,就是期待未知的時刻,而不是得到的時刻:Relationship is just the price we pay for anticipation. (男女關係不過是滿足期盼後所付上的代價)

於是各位,切記- 請力求高潮- 不然寧可停留在結局未知的期盼,也不要真正得到。
http://planetary-strangers.blogspot.tw/2010/02/must-climax_11.html

是的,連想像的空間都沒有,

新馬克思主義著如大衛哈維,也只提到生無立足之處,死無葬身之地的實體空間剝削,
我們要付出被炒做到即高的交易價值來購屋,
而不能僅付出使用價值,
於是死老百姓連做愛的地方都沒有,愛都找不到地方做了,
其後的成家立業生兒育女更是如夢幻泡影,
大衛哈維的論述直指政府的失職造成實體空間的被剝削,
沈小姐走的更遠,連想的空間都被卡卡獸吃了,
禁忌在在提醒著人們去踰越,(強納森.法蘭岑如何獨處裡的篩菸灰正是最好的例子)
恰如拼經濟口號底下蘊含的不足是常態的概念,
又或如政府推出各式各樣的不同名子的青年首次購屋貸款,
將高的離譜的房價正當合理化,
誘惑你吞下去,
吞下去你就是建商和銀行團的禁臠和囚犯,
偶而有偏左的政客想干預越吹越大的房市泡泡,
身為囚徒的你比財團還緊張,
大聲疾呼市場是理性有效率且萬能,
力阻政府把手伸進來干預,抵抗任何讓房價合理化的規劃。

為何提到沒有男人的城市,因為尼采,
書名改編自尼采的”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
基本上沈小姐和尼采都對,
沒死,
如海德格描述的驚醒,
察覺時間流逝和人生迴廊盡頭的必死性,
很多病和天災聽起來駭人恐怖,
統計結果卻告訴我們,大多數人都在每天上班下班生命一點一點被磨損,
磨損在賭塞的車陣裡,磨損在上司的反覆裡,磨損在主體性被物化成價格,
最後殺死你的,都是感冒,疲倦衍生的意外,無力對抗最後自願放棄任何可能性,

那些殺死你的都並不致命,
我了解,但是大多數的人都無力避免,
我想答案會是露·莎樂美

http://yes-dear.blogspot.tw/

http://renaiis.blogspot.tw/

http://planetary-strangers.blogspot.tw/p/blog-page_7.html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那些殺死你的都並不致命》有感

  1. 翻過超譯尼采,個人認為這本書多帶有偏執及主觀的思維;我猜跟文化有關,台灣受日本殖民影響頗深,較能接受日人相對壓抑的思考模式;而尼采中看似憂鬱又相當正面積極的歐洲世界觀或許就是他能夠成為經典不敗的原因吧!

    Liked by 1 person

    1. 我想的是,”超譯尼采”在台灣日本為何賣的比”尼采:其人及其思想”要好得多,
      白取春彥再詮釋過的尼采,或者在正規的哲學系所眼中看起來是完全是斷章取義的東西,
      還有人特地撰寫文章說他深深被感動,如果書名沒有掛尼采兩個字,內容完全一樣,
      銷售量有十分之一嗎?

      反正都是作者白取春彥的發想和衍伸,
      引用羅蘭·巴特,”作者已死”的概念,讀者之所以高潮的原因,
      我猜是”尼采”這個符號加上”簡單易懂的文本”。

      同樣的現象,阿德勒也一樣被再生產來滿足消費者,
      “被討厭的勇氣:自我啟發之父「阿德勒」的教導”就是個好例子,
      後來又出了一本,
      都比原作,甚至比其經典”自卑情結”賣得好多了。

      就我而言,我想知道在紙本書瀕死的時代,
      消費者會掏錢買的是什麼樣的東西,
      我是否能在不為難自己的情況下寫出這樣的東西,
      我可以換取生活必需的貨幣,
      其他人又能由消費中得到某種感動和意義。

      如果沒辦法,
      我必須修正文章的進路,例如靠向最流行的偵探小說,
      或設法創造某種符號交換貨幣。
      再沒有辦法,我或者必須放棄文字,
      生存是一種責任。

      Like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