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


李茂生
其實,我舉的例子中,最有趣的應該是魏導。
挖掘過去的歷史殘骸,在對比與關係連接下,賦予其新的意義,藉此企圖讓挖掘者與旁觀者得到救贖。
整個就是班雅明的歷史論述。這種論述的侷限性,何在?看看台灣與日本對這兩個片子的反應,或許就可以得到解答。
問題的重點在於讓「現在的人」得到救贖的企圖,而不是歷史的新詮釋,但是這個救贖的內涵是什麼卻是挖掘者所無法預測的。
或許我們應該說在挖掘歷史殘骸的時候,就不應該有任何的企圖,因為這僅是個對系統的刺激而已。

您的看法是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