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波拿巴的霧月18日 – 卡爾·馬克思1852


http://goo.gl/78Ex31

18th Brumaire of Louis Bonaparte. Karl Marx 1852

Hegel remarks somewhere that all great world-historic facts and personages appear,
so to speak, twice.
He forgot to add: the first time as tragedy, the second time as farce.

黑格爾曾在哪裡說過,
一切巨大的歷史事實和人為荒謬,少說都會出現兩次。
他忘了補上說明。
第一次出現還能夠說是悲劇,第二次再出現,根本就是一場鬧劇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52/18th-brumaire/ch01.htm

近代思想家,馬克思可以說是生活的最悲慘的一個,
一生都靠恩格斯接濟,
女兒還比他早離開,
他卻抱有對人類未來最樂觀的思想,
他很顯然錯了,
至少到目前為止,不用說團結起來,連意識形態的幽靈都尚未揮去,
幽靈還用來越多隻,越來越強大。

但是,誰想要談談近代人類的思想,沒有人能不第一個和他的思想對話,
無論你是認同或是反駁,
連偉大的官僚、理性、鐵牢籠的微薄葉不能例外。

images

您的看法是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