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 數位時代的招牌


Bar 數位時代的招牌,
看板/告示牌/看板娘/
掛牌上市。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招牌作為一種供他者辨識,
然後作出接近或趨避的行動。

再再強調主體的自由和民主選擇,
恰恰正是宣判主體的不復存在。

林布蘭和徐悲鴻的差異,
法拉利911和飛羚101的差異,
帝寶和泰勒街角的差異,
王建民和鈴木一朗的差異。

無論你試圖從量化或質化為進路,
管你的視角是局內局外陌生人,
唯心唯物,
盧曼般的超文本嘮叨反覆,
德希達的延異,
喬伊斯的不知所云,

最終的榮耀不歸上帝,
也不是什麼天堂和地獄,
海德格揮散了各種遮蔽,
卻發現齊末爾早已出版了答案,

某個學者熬夜評完,
一牛車命名為文創物的噪音,
各種個均有其對應的階序和數量不等的獎金,

學者終於讀通了詮釋並實踐了文化的悲劇,

學者安慰自己不是共謀,
這叫互文性,
讀過齊末爾的文本,
難免拼經濟的企劃書上,
被沾染上文化的悲劇。

而且洽如羅蘭的作者已死,
看起來像文化的悲劇,
跟本在於閱者的站立位置和其視角。

image

這液態虛無的巨怪,
我也是讀者,
而且再怎麼看都是利大於弊。

貨幣之前,系統論下,
只有支付/不支付的問題。

人面對系統,
只能觀查。

想到魯曼,他終於可以入睡了。

image

發自泰勒的手機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