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無成的感覺


『一事無成是什樣的感覺 ?』
女孩这样子的问我。

就像剛剛我為了要打上下引號,卻不小心按到他媽的簡體又不知道,
於是我要用書寫捕捉你,
那個書寫卻是我陌生的簡體書寫,

就像你相信國家每年都會發一百張律師執照,
結果突然已經沒有人信奉人力資本理論,
他考試的科目全部都換,
而且一年還發出一千張,
重此不再有阿扁的故事,
從此話語中不再有人談到書中自黃金屋,
黃金屋的消失。

五十年以後只有考古學和老不死知道這件事,
兩百年後只剩密碼學者,閱讀他有如閱讀達文西的密碼,
五百年後他變成了聖物,
他是師公唸給亡者聽的,每次念的都不一樣,
卻沒有人會知道,
有如河童的長相,
強制上學是否合於比例原則,

一事無成就是你花時間追尋,
卻發現你重了語言的伎倆ˋ,
你在許諾走向他的當下,
他是以那麼完美的形態存在,
在不會太近又不會太遠的地方,

結果我走向他,
發現我和他的距離個常數,
更精準的詞語,
有個微小公差存在
真值在一個區間飄移,

『在95%的信心水準之下,一事有成的努力是10000小時,正負誤差是3%』
女孩這樣的回答著。

對!!!

只是一切都沒有操作型定義,
沒有概念型定義,
沒有信度和校度的測量方式,

『馬克思在拼經濟的幽靈』

所有括弧或者你要稱它為上下引號之內是女孩的,

會許沒有人看到這裡,
避免誤解,我不得不提出這樣的宣稱,
看不見得手沒有創造效率市場,
他把我們賴以生存的溝通植入他自己也不認識的東西,
溝通的載體扭曲,
我和女孩所看到的是同樣的存在,
但是他覺得他看到的是熊貓,是圓仔,

周圍有一百個女孩週有一百種被建構的圓仔,

幸福的家庭都很像,悲慘的家庭卻有著葛種不同的樣子,
上面那句是戰爭語和平的作者寫的,
他寫的時候可能剛剛跟超強人妻搞完,或是期待著什麼時候可以搞,
反正在射精之前或之後,
男人總有意識不清的時候,

連公子的家庭很幸福,
那是一種薩德式的幸福,
我家很幸福,是因為家徒四壁沒有可以再失去的東西。

言語和字詞是地圖,
地圖是來描述縮略某個可以對照應射的地方,
如果說言語應該是是地圖,
我想在羅蘭宣告作者已死之前,
作者們賴以為生的書寫,
早死了,

語言不再是地圖,他不再有意識的指向某個特定的地方,
那地方確實存在說話者的心中,
但是說話者的工具只有語言,
但是開口就碎裂成音符,
跟狗在吠一樣。

『那圓仔算不算一事無成?』
女孩狐魅的把臉貼向我,

他是這島上今天最成功的生物,
我斬釘截鐵的迅速回答。

FB1

我不得不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