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辦的告別式


你可以痛斥太監十年不行房,
你可以痛斥啞吧十年不問安,

但也請回想,
十年前是誰割掉陽具和舌根,

你痛斥的賤人和行為,
他有能力做嗎?
十年過去,

那賤人有跟舊友往來嗎?
有跟任何新人往來嗎?

被關在新訓中心,
是一生最快樂的時候,
十年之前到現在,
依然沒有改變,

啞巴離營後,
就不曾同袍有連絡,
但不改變在營的一切。

你的言語如咒,
有生之年纏繞不休,
死亡之後依然擺盪不去,

雷根死了,
死於納粹的多或是死於新右,
現在不知道,
但是總有一天會超過,
不生的,
不想活的,
用活屍的方式勉強自己的。

發自鬥陣俱樂部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