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倒了,然後呢?


昨天蘋果日報有一個標題,

朱立倫:國民黨倒了台灣有更好嗎? | 即時新聞| 20160106 | 蘋果日報

這段敘述當然可以挑出不少個必須質疑的地方,朱立倫先生真有這樣講過嗎?這個標題是是逐字稿嗎?不是逐字稿就有被斷章取義的可能?這算是逐字稿,在講出這句話的前面發生了什麼事呢?失去脈絡的文字,在根本上所有的理解,本質都是猜測。絕大多數的人,幾乎都曾經在某個場合,髒话脫口而出,報章雜誌的標題可能會出現「嫦娥竟然在中秋節脫口而出:幹」。

根據實證主義,眼見為憑,這個新聞標題百分之百的無可置疑,但是對99%的人而言,這句話絲毫沒有任何的意義,可能有不少的聖人,在這個新聞當中,得到了某些體會,根據聖人原本就有的名望,說出對這件事情的感慨,並且更進一步的衍伸出Oo,除了作為填充報章雜誌版面之用,除了證明瞭新聞的無法生產,所看到的新聞衹是新聞的再生產,不斷的自我再製。欠缺前因後果,直接從中間的摘錄,無論再真實,所形成之結論,都是自己腦內補充完成的結果。

其實我想講的事,之前希臘政府財政出了問題,歐盟跟世銀口徑一致的,要談判任何延展借款的期限或是利率,衹要是建立在緊縮政府支出的大原則下,都是歡迎。

當然德國政府也是保持著相同的態度,他們應該不至於忘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強迫德國吃下凡爾賽和約之後,接著發生的種種,文竹怎麼樣的解釋都不能理解,緊縮就是一種自殺,作為一種過程無比艱辛的求生计畫,無比艱辛的忍耐,恰恰好正是死亡的原因。

專門在寫這件事的書還不少,我個人也十分的認同這樣的說法:「緊縮政策本質上是一種自我淩遲致死」,大概可以說是所有自殺方法裡面最殘忍的一種,要先辛苦計畫好詳細的步驟,過程中要不斷考覈评估,政策執行當中百百種痛苦,都必須懷著明天會更好,用近似於等待彌賽亞的虔誠的宗教信仰,假設能夠堅持到走完的死蔭幽谷,才在路的盡頭,看到從來不曾離開的死神。

我能理解,我能夠相信,不過我卻做著同樣的事情,回顧前半生,己經發生過多少奉「節儉」之聖名,所換來的不堪回首的悲劇,但是我不懂為什麼還會這樣做?怎麼阻止繼續這樣做?

所謂超我,就是在出生之後,先承擔的父母親頭上盤旋已久的幽靈,接下來兄弟的,家庭的,隔壁鄰居的,在電視上,在書籍裡,出現在不同的網站上,盤旋已久的幽靈從學校老師的口中吐了出来,政府單位的政令宣導中,同貞子一樣爬了出來,在看病之後,醫生護士的衛教宣傳之中。

所以我的死因请直接寫上
「節約的概念」。
我相信節儉是美德,所以我死了,就如同689所深信,岛上之前的種種現象,乃是因為「國民黨」。

image

我想我永遠也忘不了,
在18歲或19歲那年,
第一次買手機所受到的規訓,
各種罪名與懲罰。

和進入社會之後,
製造手機之偽榮耀。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