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與任何景觀對談


雖然心裡也明白,面對時尚,任何形態的跟隨或拒絕,
都是承認它無比強大的一種膜拜。但是,總是該做些什麼事?

潮流無比強大,無論承認或是拒絕跟他對話,
都不會影響它的聲勢,反證明他在你心裡已經成了盤根錯節的詭異存在,
發聲反對恰恰聲明潮流在你心裡的崇高地位。

但是,我不得不發聲,
即使教訓在眼前,景觀社會的手稿變成了法國最神聖的景觀,

已經影響到我的存在,以身而為人的最後一點尊嚴,
作為在景觀社會裡面的唯一反抗,
用他們的語言玩他們的遊戲,我覺得這事一點幫助都沒有,
每天產生一噸又一噸的照片,所有游擊的情境又能夠創造出多少奇特的景觀。

我想我能做的,就是限縮在我肉身的景觀

誰要求我描述身體的提問,
都將成為對話的休止符,
(當然,如果你發問的目的是想肛我、姦淫我或是被我姦淫,例外)
我明白幻覺永不消逝,但是今天所有對話休止,明天切記避開景觀。

無論問题是問我現在幾公斤?變胖或變醜?
凡是因為電視看太多所形成的種種奇怪問題,
心裡雕塑出「董事長」的樣子
那種精力充沛,皮膚曬到恰到好處的小麥顏色,
兩眼炯炯有神,這正是「興奮劑」的象徵。

所有廣告的幻覺累加起來,廣告就變成了真的,
董事長就變成了那個樣子
當然,這是坐在電視機前面的不是董事長的人,
因為所有的幻覺累加而成的真實感受。

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改變的,
不過至少在我而言,我可以拒絕與他對談,
所有這樣的話題開始,接下來的下一句,
我必定會回答:
無能為力討論任何你的視覺與幻覺,今天的交谈就到此為止。」

想要再說什麼,
等你明天清醒了,你眼中的幻覺消失了,
把你眼睛閉起來,再繼續。

當然我知道要徹底消除電視中的影像,是絕對不可能。

電視跟電影裡的所有景觀,在腦海變成了真實景觀,
所有在8點檔重複播放的鬧劇,
全部被觀眾搬到真實的世界裡,
於是電視中的景觀必然為真,
觀眾成了免費的建築工人,
把螢幕外的世界,全部彫刻成如同電視中的景觀。

世界是電視的仿像。

所有的民不聊生,全都源自與新聞主播口中的民不聊生,
當新聞不再訴說著民不聊生,
所有餓死的凍死的,
就如同春天的雨,秋天的落葉,一樣,
作為一種見怪不怪,無比自然的景觀。

幾乎沒有人會把a片當作自然景觀,
卻有無數的人,把新聞(脸書)當作正常。

肯亞跟中共發言的無比得體,
得體總是互相比較才會得到。

 

螢幕擷取畫面_033016_100919_AM
天天上下班的交通工具,造愛和睡眠的場所,辦公的地方,今天亦然,明天也是,這是我生活中所有的景棺的總和,比棺材小,但比骨灰罈大。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