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老頭


今天有則新聞,
有為數不小,
超過50歲的男人,
悄悄的從勞動者變消費者

工作的人數驟减,
同義於在人間蒸發,
本質就是社會死亡,

老不死的男人,
當中不該死的,都死了,
這樣的描寫不太恰當,
他們是被社會所赐死。

不適任的理由是,
括約肌不無法咬緊力道,
皮膚有沒有少女般的光澤。

你問谷歌,
第一頁就有研究報告,
甚至可以追溯到,
不知道多少年前,
累積了無數的報告就是報告,
報告和報告所討論的問題,
符合西塞羅第五運動定律,
他們之間不會有引力,
不會有任何能量的轉移,
報告就像是墳墓前面的墓碑,
墳裡面會有各式各樣的東西,
就是絕不會有那個問題。

不用去學術搜索,
10年前就有了的議題,
10年後還是可以繼續談,
消失的人所繳的稅金,
作為能量,
學界之人,
從踏入學界的第一天,
就知道在退休之前,
退休之後當了客座教授,
這個議題就是生財工具,
他們從來不曾完整看完任何一本,
被他們引用的的書籍,
沒有完整地讀完,
甚至可能連青年馬克思跟,
不是青年馬克思,
都搞不清楚,
但是他們的專業是法定的,
是我們所賴以為生的秩序中的一環,
法律秩序,
市場秩序,
過馬路要守秩序,
隨手做環保,
你不一定會在五十幾歲的時候變成這樣,
幹你娘,
頭腦裡面裝的都是屎,
讀書讀到肩膀去了,
每次隨手做環保,
你就殺了一個老頭,
你有一天也會成為老頭,
而且可以預期的是,
北北基的房子越建越多,
睡在馬路上的老頭也就越來越多,
睡馬路上沒有關係,
沒有騎樓可以睡,
也没有公園可以睡了,
所有的建築,
一棟比一棟更加巨大,
放了三五年,
沒有出租也沒有人入住,
那些建築就是強暴的兇器,
有「目睹暴力的兒童」,
幹你娘老雞擺,
出生之後的所有生活,
都在這個島上,
有不少人只差最後一根稻草,
睡在馬路沒有關係,
死去的人不會在乎,
压过你的是卡車,
還是黑頭車還是靈車,
是黑白郎君的幽靈馬車,
或者是霹靂遊俠的霹靂車,
還是變形金剛在半夜乱開車,
都不要緊的,
死去的人不會在乎,
沒事的人才在乎,
記者有文章可以寫,
狗屁學者有了論文的主體,
反對黨有了炒作的話題,
立委有了版面,
有錢有勢的人可以再創個什麼狗屁基金會,
三不5時來個抗議作為爭取募款的依據,
聲音比較大聲的,
自然是公私協力法中,
和偉大的政府變成了夥伴關係,
紅色基金会為了被藏鏡人的镜子壓死的老頭努力,
卡其色基金會,
長期致力於晚上不小心被蜘蛛踩死的老頭,
蛋黃哥顏色基金會,
長期致力於被龍貓公車壓死的老頭培力,

政府沒有錢做的,
他們都做了,
於是政府基於夥伴的關係,
自然不能給錢,
有人出錢有人出力,
這就是幹你娘的分工和專業化。

整個生態系統中總是隨便亂動,比較会做的事情,
可能短時間内變得奇货可居,
也可能兩三個月就變成了無人問津,
所有的工作並不難做,
難的是擋在前面的文憑執照,
就是在說那個要求適用勞基法的團体。

是的,
你永遠有隨手做環保的自由,
法秩序不阻止,
我不知道哪些老頭沒有色彩,
但是我十分希望你有腦。

image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