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老頭的論死刑


從系統角度來看,
電影還沒開始的時候,
必然的結果已經在未來等待,
絕大多數的人沒有滿意的結局,
過程中也極近無聊,
連右邊的他,
都無法瞭解你眼中的種種,
螢幕所呈現的,
總是所有中庸的總和,
也必然飛快的像卡片般的流過,
抓住你的目光卻無力進行思考,
劇場裡面總是一片黑,
身在同一個劇場,
有多少人在他的座位上哭泣,
黑暗中的種種總是比前方精彩,
他或她的哭聲總是無人聽見。

死亡,
看戲的演戲的必然的盡頭,
用絕對暴力讓某個人提早出場,
理由總是讓我覺得非常困惑。

在我的呼吸還沒终止之前,
在我變老,
成了你們口中的社會問題,
在我沒有工作的時候,
在我不能在推特上鳴叫的時候。

被社會所排除,
在同一個劇場中,
祇有我沒有位置,
所有看到的人都視若無睹,
劇場裡到處都有空着的位子,
那才是覺得最痛苦的景象。

image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