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不休的新自由主義


原來新自由主義是那樣的古老,老到布赫迪在世的時候,就寫過專文指名道姓地批評他。

憲法上所有的公民權,
在市場秩序的面前,
在語言被教育系統重新改造,
甚至連上帝都被分成我的或是你的,
Ohhh,my GOD。

在所有語言分崩離析之後,
貨幣成為統一的溝通方式,
於是全世界都變成了數字,
源自古老遙遠的階級,
在市場秩序之前,
全部都分解成數字,
然後數量的累積反成為這個年代的階級,
於是斷捨離和各種數字的累積,
在相同時代是在同一群人心中,
同時主宰着一個人的一舉一動卻不會有違和感,
左手正讀著「断捨離」,
右手也再三確認,
自己的心得被點了多少個贊?

布赫迪厄對於90年代的反省,
有消費有權力,
有權利就有救濟,
當年所有關於人的權利,
慢慢的變成了不去打擾公民,
現在地球上,
只剩下消費和廣告。

布赫迪厄在描述九零年代的現象,
今天看起來卻成了神準無比的預言。

他一定很適合做產品經理。

image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