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和褻玩。


觸覺和視覺永遠的分離
被玻璃櫥窗鎖所分隔開來,
於是我們我們所看到的,
遠超過我們所能得到,
那些沒有辦法碰觸到的商品,
全來自於我們所共同製造,
但是這絕對不是源自於玻璃,
在大部分的宗教裡,
常可以看到我們必須要在場,
但是我們卻不能夠伸出手或發出聲音,
在神聖莊嚴的儀式之前,
人們必須依據自身的階級,
所有的人沉默且分離,
分離是因為臣服於秩序的统一。

正如景觀社會一開始所描述,
分離是景觀的全部。以階級分工形式表現的社會分工導致了最初的宗教冥想形式:全部權力總是把自身偽裝起來的神話秩序。

神話從來不

曾說謊或是試圖隱藏,因為它本身就

包含著所有被曲解的可能,

 

所有遙遠古老的神話,
都是作為空想的地圖,跟現在的

生活世界完全沒有關係。

所有看得到吃不到的壓抑,
最後終究衍生出眾多不是生活的偽需求

最後我們试著捕捉所有見過的,
於是截圖充滿了整個手機。

image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