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選擇|出租我自己


從事這個行業,算是我這輩子做過最為理性的決定,畢竟所有關於錢的事,都是必須要精打細算,錙銖必較,斤斤計較,在使出渾身解數來討價還價,金錢在這個時代和在這座島嶼上,所有人都用最謹慎的態度來衡量,島上的每一個人,都用著自己知道的全部方式來計算收入和支出。

就算是地位崇高的市長,對市民豬眾以及新聞媒體所講的話裡面,雖然沒有仔細去算,但是應該有一半跟金錢有關,數量比較大的,殘留在腦海中的,有大巨蛋到底要不要蓋,
忘了是叫社會住宅還是國民住宅,也是討論者價格跟租金的問題,狹小而且又熱又平又擠的城市當中,那些有頭有臉大咖的公開談話,除了繼承家業之外,絕大多數人所無力負擔空間,空間的欠缺從來都不會跟這座島上的少子化,長期照護,退休的老人該到哪個地方去,過度擁擠的空間跟家庭暴力的關係,連我都知道把很多小白鼠擠在一起,老鼠跟老鼠之間就會開始的咬來咬去,沒有了生產的空間,同時也就失去了希望的空間,連做愛都沒有空間,更不用說大聲的叫春,把所有的憤怒和壓力都叫出來。

整部家庭暴力防治法,基本上就跟我在迎接客人的時候,習慣性的微笑一模一樣,是一種習慣性的反射動作,呼吸到胡椒粉的時候就會開始打噴嚏,跟客人獨處的時候,摸一摸雞雞就會變長變硬。

他們在看到問題,
或者是什麼都還沒發生,
就依著想像中的情景,
制造了法律,
模糊了整個城市跟時間空間,
定格在當下的兩個人,
一定有一個人加害,
另一個受害,
整座城市和所有的人都變得模糊,
好像這一切跟他們統統都沒有關係,
我想他們根本就不在乎哪個人是加害者,哪個人是受害者。

所有的學術理論跟法律條文,都只是用來說明他們跟這件事情完全沒有關係!

住在有寬敞空間的豪宅,
跟所有社會新聞怎麼樣也沒有關係,
法律出場,
根本就等同於金錢的出場,
從開始的找律師,
過程當中頻繁的請假出庭,
到最後的易科罰金,
整個過程都是金幣的叮噹響聲,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清脆聲音,就算哪天立法者作法自斃也沒有關係。

這如同客人撥出一小部分零用錢,就是我全家人賴以為生的總和。

手頭擁擠到連轉身的餘地都沒有,不講了。

image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