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文與抄襲


Content on Content on Content|via Gary Vaynerchuk

上面連接內的文章,
如果用教授在學術殿堂所創造的專門用語,
就是那種個別單子都懂,
可是當放在句子裡面,
怎麼看都是含糊不清,
只好悻悻然先行跳過,
然後在考試的時候,
即使是最單純的名詞解釋,
也是寫不出來。

教授的語言跟其他人的語言呈現完美的分離,
在同一個時候,學生和教授與及格,也呈現出完美的分離。

在講義裡一開始,
教授就很清楚地註明,
之所以學科能獨立成為一個學科,
就是要劃出界線,
跟所有早已在存在於學校學科,
畫清楚河漢界,
偶然不小心的越界總是難免,
但是學科本身,
總是是以藉由自我再製,
雖然現在產官學三位一體,
都搞不出新的把戲,
沒有生產的能力,
但無論如何都要拿點東西出來,
證明自己的你如果拿到學位?

你的論文題目太過前衛,
先要祈求你找得到你的恩格斯,
才不會在論文還沒完成就因為飢餓而死掉,
而且,教授還要再補充一點,
新自由主義的社會,
不會有恩格斯,
路過的人見死不救已經要謝天謝地,
趁火打劫,刀刺在背,
這才是新自由主義的規訓之下,
一個正常人的行為。

那些被製造出來的「專有名詞」,
總要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來解釋,
最好的理由就是,我們現在已經站在人類有史以來的頂峰,
現代知識要用現代化的語言來表示,
為了避免學生跟社會大眾,
將古老的觀念,
不理性和不科學東西和現代文明的創新物,
混雜不清而弄混弄錯,
所以新的專有名詞是不得不這麽做。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
身為教授,
好不容易爬到這個位()子,
怎麼能夠讓他人,
太容易知道。

「intertextuality」所有表現內容不外乎曾經經歷,
所以場域(field)的概念來自(gravitas),
Embeddedness)源於(Fluid Mosaic Model )。

宰制者的勝利,是資本的勝利,所有表象的富麗堂皇,
源自於生活世界所有勞動所累積,
所有關於私有財產之宣告,
都是統治階級化為己有的迴音。

互文和抄襲的邊界,
跟什麼時候可以喝酒,
怎麼樣算是水污染,
都是源於相同的思維。

現在整個生活世界,
早已是冗餘商品堆積而成的景觀,
鶉衣百結不堪縫,
所有的能動性,
全死於他人的眼光,
他人既是地獄,而且勝過地獄。

image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