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離是死亡之前的死亡


如果說燒餅歌和推背圖是預言,是洩露天機。

那麼包曼(Zygmunt Bauman),德博(Guy-Ernest Debord),阿甘本(Giorgio Agamben)之流者,他們不是天使就是魔鬼。

他們著作和講學之中,不停的反覆陳述,非資方也非統冶階級的權力菁英,前方的幽谷不止死蔭,連身為奴隸最終的反抗也會被剝奪,言語的象徵暴力,迴盪在整個生活世界之中,膽小,懦弱,無能,連自己都不給自己機會,逃避現實,不負責任,哪裡有景觀,諸如此類的象徵暴力,你望向哪裡,暴力早就在那裡監看著你,閉上眼睛,所有的黑暗恰好是他全部的身影。

image

先哲一個接著一個凋零,
他們在世的時候,
用行動或紙筆,
所意圖要改變的,
所有的。心。
努力,
全部化成對手的行動指南,
也許後面的人終於承認了不可能勝利,
為了便當轉變方向,
投靠了新自由主義。

能承受住飢餓寂寞的,
也知道自己畢生所學,
如果寫成著作發表,
只會成爲自由的一部分,

老師是這樣說的,
因為這樣,
所以講義才都沒有變。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