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述|悲劇或麻痺


缺乏理論的行動無比危險,
巴黎公社中,
無產階級站了起來,
之後呢?

從此全世界向右,
我們沒有社會。

關於科普寫作,尤其是在社會科學。就算自然科學中,典範也無法免讓隨著時間的變動,

尤其是避免用點閱次數作為衡水文章優劣之指標,追求老媀能解,入口即化的結果,就會如同 nytimes,有「keyword」就有回應(口水戰)的保證,什麽也沒有改變,只是殺死了時間,相對的各種可能。

無力回覆「全文</a>」,
最後,
正反並陳,
多數人無力理解。
image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