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化的象徵符號


在野黨跟執政黨,
非常明顯具體不一樣,
但是如果不特別提醒那些局外之人,
兩者互換角色後,
反對黨上台後開始做著前執政黨的事,
執政黨下臺之後,
之前反對黨在抗議的事情,
就模倣照辦,
表面上看起來是法治國的理想,
實質上兩黨爭吵的議題,
不是和死老百姓無關,
就是根本就沒有想要解決的意思,
所以少子化和年金制度,
討論了十幾年預計還可以繼續下去。

統治階級的利益總是一致,
兩黨刻意製作出來的差異,
其實很小。

上一位勞動部長在離職之前刪掉了七天假,
現在看起來像是漂亮的做球,
新政府把刪掉的復原,
報章雜誌上標題用「企業界」作主詞,
「企業界」又是嘆氣又是掀桌子,
就像你的老婆跟我的老婆,
隔壁小飛的媽媽跟巷口阿狗的阿嫲,
一同被抽象化描述為人妻,
他們被製造成一種想像的共同體,
但是他們根本連對話都沒有辦法,
因為阿嫲只講台語,不會講國語,
而在這個充滿著沒有人住的高樓大廈下的城市中,
聽到少女流利地說著台語,
簡直是眼淚都快要滴下來了。

在這城市要聽到日文廣東話韓文泰文的機率,
可能已經高過台語。

image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