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斷裂之處,歷史呈現


自從人類在十四世紀創造了眼鏡,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在無意識的最裡面,埋下了自己並不亜於造物主的狂想。

接下來的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和理性時代,在成功建構了「共同體」的意識形態之後,自1939年起,以「共同體」之名,支撐起認同/辨異的作為屠殺「非我族類」正當性。

最經典的比喻,莫過於在納粹掌權的時代,夜裡附近街區的猶太人敲門,跪求你的暫時掩護,假裝沒有看到已經是仁盡義至。身為忠君愛國且愛家的公民,考量正當性和合法性,經濟人的「理性選擇」太過明顯,扣留猶太人,同時通知蓋世太保來處理,希特勒可沒有改過憲法任何一個字,「理性且合法」和「違法並且同時召來殺身之禍」,連白癡都會選。

「理性」作為判準,更藉由技術發展之助,向上帝展示了名為「科學」之戰力,再再證明了人禍不亜於天災,天譴無論在暴發力和延續力,和豬眾行為相比,恐怕不只是羞愧。

有人吸毒氣,有人安排先後順序,從神話時代開始的分工,至今依然在所有的產綫(車間)井然有序的實踐。

政客對那個時代致上歉意之後,回頭「終結我們所知的福利」,homeless平均活的比較久,所以他們比集中營的人幸福。

本島要整地作為矽谷,印度的矽谷開始衰退,而灣區討論起homeless的衛生綿。

日常生活斷裂處,歷史呈現,在無孔不入的國家機器,任何分離的景觀,都是統治階級傾力所發展,從汔車到電視,從桌機到手機,網站一個一個的被個人化和最適化,從前藏鏡人就是藏鏡人,不會因爲你比較色,你就會有福利。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