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溢的法律


你就今天跟我說,一個功能系統之所以能夠被描述,首先,功能系統要能夠被感知,被察覺它的存在,在觀察者有意去搜尋的時候,能夠從整個畫面當中浮現出來,而其他的一切,逐漸的失焦而最終被忽略,這就是功能系統的最前提,法律,毫無疑問的是生活世界當中的功能系統。

嗯,依照你的定義,反過來說的話,觀察者無論從無論什麼角度看過去,都有個東西佔據了整個畫面,無論走到天涯海角,他都在像個巨人一樣矗立在我的眼前,觀察者因為時間,空間和知識框架的拘束,所看到的已經不多了,但那個,總是在我眼前的東西,也是功能系統嗎?

「能被這樣一般化的描述,只有魔鬼。」你接著説:「如果我同事帶著他新婚的妻子來給我看,而我在端詳她的長相的時候,除了關係,姓名之類的資訊,同時也自動的標上了價格,雖然在RD中是上等,但是若是放在全公司來看僅僅只是中等。」「一旦功能系統成為了整個生活世界的一般化象徵,那只好恭喜,你得了癌症,而且已經四處轉移無可救藥。」
我接著問:『但是如果面對死神,有人還不斷地推銷著他的藥方呢?』

我猜如果你還能夠回答的話,你一定會笑著回答我,你是看到了,南海發生的事情才這麼的問嗎?

螢幕擷取畫面_090316_104455_AM.jpg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