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盤旋已久的幽靈們


存在先於本質,而幽靈先於存在,幽靈們有的吸附在語言的表面,有的鑚進了爺爺奶奶的詞彙之中,有的生硬的插入了上一代的基因序列裡面,冠冕堂皇,理所當然的先於這個時代的所有存在而存在,隨著父精母血而成為了這個時代的所有存在。

有些幽靈身不由己,被統治階級加工成嶄新的名詞跟全新的學科,目的是為了創造面面分離的景觀,沒有特定辦法可以用來辨識那些人造的幽靈們,我們唯一可以知道的,他們共同具有特徵就是永遠有利於統治階級,所有的專業化感嘆,事多很奇怪,可是就像那句俗話:「日久成自然」,沒有很久的以前,不管這麼樣,人都要回到家裡面才死,不管怎麼樣都不可以客死他鄉。

到了現在,統治階級吞噬了各種技術,發明印刷機,利用古藤堡星人,書本上有來自焚燒女巫的故事,現在已經不再使用特定的他者來獻祭,甚至連香爐中,曾經是爺爺點著的火,曾經是爹爹交給了我。那熊熊的一盆火,曾經是自然而然且不得不然的儀式,古老的比那些守護結局的人所守護的樂生療養院更老,自然的松山煙廠前面的樹木更自然。

啓蒙之後,曾經死守的傳統,現在跌入了非法的場域,跟所有作姦犯科一樣,人死在家,房屋成了兇宅,還要蒙受金錢上的損失作為懲罰。

整個地球變成了幽靈的場域。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