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是個「人」


菁英來自於制度和其所存在的組織之中,力量來自於系統,菁英一旦脫離了系統,其狀態就無異於「蘇武牧羊北海邊」。

那些曾經使下人如痴如醉,涉及到進步成長而終於解放的敘事,有如夢噫般的談到財産要如何的經營管理和配置,方能停止匱乏和不足的奴役,到達安全的彼岸,完成一個主體理所當然應該有的自主的生活。

公眾已經在景觀中演化成大眾,主體性四年會回歸一次,大小有如記事本,而且跟豆干屋一樣窄小且不可見人。

錯了,豆干至少可以打槍,保有最後的主體性。

文化不能自外於豬眾,文化始於豬眾,最後勝過所有豬眾,作為至高無上的客體,那種景觀,有如復活節島上巨像,不是推倒就叫做啟蒙。

主體性的喪失,不可能沿著來時的路找回來,如同放假不會解放奴隷,恰恰相反,奴婢才會放假,放假正是奴隷最好的證明。

曾經是個「人」 有 “ 4 則迴響 ”

  1. 「主體性的喪失,不可能沿著來時的路找回來,如同放假不會解放奴隷,恰恰相反,奴婢才會放假,放假正是奴隷最好的證明。」實在是一語道破,中肯至極啊XDD

    Liked by 1 person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