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翼史|王文興


  1. 閱讀跟寫作不見得有助於瞭解人性和累積智慧;任何衹要在飢餓邊緣度過的人,對人生的看法肯定比我深刻。
  2. 我從讀跟寫得到的無非是麻醉的快感,只有做這兩件事物才能抗拒歲月的壓力

    人力資本論有了諾貝爾獎加持後,給了學歷販子過於充分的基礎,整個系統的位階也依靠文憑成爲自然而然的秩序,當然諾貝爾獎委員會也依靠著自我驗證的預言,證成了套套理論為真。

    垃圾堆中唯蟑螂得以保命,並不是他受過什麼教育,重點是好在它完全不受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