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老官和老屋


根據某報記載,大官花朵表示:「島上房屋年齡二十年以上大概有562萬戶,
三十年以上大約有三百六十八萬戶,四十年以上有146萬戶。」

「再過十年,三十年以上的老屋將增加到200萬」

「這麼多老屋,不僅城市失去競爭力,居住安全也是個問題」

標準的神話般的宏大敘事,總統府也不新,但是表象從來無關本質,
新莊副都心,充滿全新了沒有人住的全新房子,一根接著一根堅挺獨立,
宛如孤獨的陽具,年復一年的增加的 homeless,
跟他孤獨而又空洞的存在似乎沒有關係。

官員又説:
「健康檢查都委外,希望外界不要商機角度來聯想,要學建築法的本意是為了強化居住安全」。

官員又補充:
「以前大眾缺乏資訊,往往認為認為衹要可以住就好,現在要提醒他們住的安全。」

政冶經濟學,為了凡事皆可交易,硬是穿透所有系統的界限,
之前上帝所在的另外一端,凡人沒有辦法踰越。
教宗,教士,教會作為中介,所得到的利益難以言喻。
現在政治經濟學,沒收了屬於死者的那一邊,價值滿佈於生活世界的每一個現在。

官員:「房屋仲介費,考慮取消6%的上限。」

另外一個管理員又説:「為了落實分級醫療」鄉下人不鄉下者,多收錢。」

又一個大官補充了一句: 棺材又不是只裝老人。raindrop.io

 

螢幕擷取畫面_092316_120840_PM.jpg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老人,老官和老屋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