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休假新制,有任何衝突的地方嗎?


就拿天龍國來說,一個老師為了一個飯碗,已經打了快十年的官司,依然不放棄,如果這一次沒有了獲勝,如果我們的命夠長,可以預計的是年後,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他在抗爭。

現在要再拿到教師資格,跟當年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教學和車間工人的法條製造一樣,只是單純的重複,重複的閱讀詞,自然而然就有了,越得心應手,就如同解開女生的內衣一樣。

很明顯,這段不短的時間,日復一日佇立在講臺之上的教學,在本質上只是再生產,宛如影印機般的白紙進入黑紙出。根據他咬得緊緊的不放嘴,明顯的可以知道,站在講臺上說話,在可預期的未來,不太可能發生更好的事情,再怎麽努力的去看毛毛蟲,亦或效法馬克斯在大英博物館裡成為免費的裝飾物,都很難去找到教師的缺?

教材越來越簡單,他也經由這些年累積下來豐富的教學經驗,但是這些都不足以取得一張椅子坐坐。

反而在年輕的時候,教材的章節段落欠缺,對於使孩子們好好的坐在教室聽課,也卻無法快速有效的方式,不過那個時候同時畢業,大家都不會,大家也都順利上榜。

人力資本和終身教育,完全無助於重返原本之階層,終身教育是軟禁和月租的加總。

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原本就是天龍人的Pica,他選的那些官人,不管是從薪水,職稱,工作的自由度,都遠遠超過,講臺上的人形留聲机,他們顯然都具有,不肯為五斗米折騰之風骨。
說走就走,相較之下孔融讓梨那種小孩子的天真幼稚,根本是天壤之別,除了高風亮節以外,與上司一言不合,說走就走,完全符合老舊迂腐的媒體和官僚最愛扣給年輕世代的帽子。

受到賞識的時候為生他養他的故土出將入相,走人時就跟所有的年輕人一樣的瀟灑,是否有交接我不清楚,只知道走掉的人都沒有流落街頭,妻離子散。

足以證明一件事情,就是之前的軍工教抗議退休之後的不劳而獲的午餐,非常的沒有道理,為什麼同樣是在公部門服務一段時間,而且「不為五斗米折腰的聖賢」是在天龍國服務,天龍國就是什麼都比別人貴,這些社會賢達辭去官位的同時也失去了薪餉,也沒有在報紙上,或者是什麼臉書,看到他們哭窮,哭沒有飯可以吃,為什麼那些軍工教,還有好幾年甚至好幾十年薪水可以領,就在那邊抗議呢?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