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死的節儉


生活世界的媒體越是強調老年的孤獨困苦,
法律車間的流水線舉手直接人員,
就開始對相關法律的感到興趣,
已經存在的舊上下其手,
進行整形、美容和修補,
在攝影機前面宛如不共戴天之仇,
攝影機離開全體車間有志一同的聲明要照顧老人,
喔,
我還是喜歡布希亞的稱呼法”第三人類”,
他們不是活人,可是心臟還會跳,
或是法國的被社會排除者。
還是英國的的稱呼法,社會謀殺也挺不錯的。

老人以為是因為沒有從事生產而被瞧不起,
七老八十了,在調查的時候還一心嚮往著做牛做馬的榮耀。
年輕人期待的景觀勞動(政治語言叫做放假),
已經永遠放假的老年人卻硬要投入偽生產之中,

生活世界中,唯一有助於他人的行為,
政治語言叫做浪費、鋪張、奢華、不知羞恥,
就是紫煙的罪名,
更早以前的政客是這樣說的:”不自由、毋寧死”,

阿伯,不是因為你老二不硬才被排擠,
只是因為總是要有人是劉邦、有人是項與,
戲才能嚥下去。

用在場作為領錢的不是生產,
那是遮羞費,
資本是世界唯一的語言,唯一的生產者,唯一的性器,
就像以前還有過年的時候,給小孩的紅包。

假裝的生產的作品。

wp-1475484164914.jpg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